歡迎光臨
這裡是BL文居多,請慎入。上學中,腦細胞死很多。

※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噗范








「范統,你喜歡這把『武器』嗎?」

這是他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喜歡。」

這是他第一次體會到心中悸動的感覺。

「范統,說說你對它的想法,問他要不要跟你走啊。」

「我覺得拿這種武器看起來一定很帥,跟我理想完全符合,一眼看到就覺得很喜歡,感覺很優秀,請不要拒絕我。」

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這麼開心,有人願意跟他一起,他……睡了好久,心中有股活過來的力量。

「那認主儀式快點弄一弄,我要繼續睡覺了。」

雖然,心中很高興,因為,這是他的第一次,他想要慢慢認識,他的新主人。



但是,回憶只能限回憶,雖然有幾度想要吶喊想錯主,但是,卻是捨不得離開。

「噗哈哈哈,我們回來啦,都快早上了,在繼續待下去,很怕有可愛的東西跑出來。」不,我是說回去,都快晚上了,這樣會有恐怖的東西出來怎麼辦?!

「范統,你這樣的想法怎麼行呢?身為本拂塵的主人,這麼可以有這麼懦弱的想法呢?給我好好練。」

無視於范統的哀嚎,噗哈哈哈堅持練習下去。

「什麼?噗哈哈哈,這裡天都快亮了,在這樣下去說不定連城門都會開起來,到時候我們可能出不去怎麼辦?」

范統有點害怕的看看四周,光是白天就有一堆怪獸的虛空二區,范統簡直無法想像當黑夜來臨時,這裡的怪獸會有多少。

「你……你居然找那麼爛的藉口想回家,你還是小娃娃嗎?這麼怕黑怎麼會有一番事業呢!」

噗哈哈哈駁回范統的提議,事實上,剛剛想事情想到一半,被范統打斷,有點小小不高興。

什麼跟什麼啊,什麼叫一番事業,我也只不過想要當個平凡人,至少不是什麼法術、劍術什麼都不會的人,難道要像月退那麼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音侍大人?不,不,簡直無法想像,不,是不敢想像,綾侍大人?綾侍大人也是個無法超越的人物啊,珞侍嗎?珞侍現在也是個黑色流蘇,那種等級他根本達不到,硃砂?去學會怎麼當人妖嗎?不好吧,連我自己也會做惡夢,壁柔?......算了,暉侍?那是個惡夢!我不要再想起了,拜託,不要再出現了!

「范統,你居然連要不要繼續練習都這麼拖拖拉拉的,到底還要不要練?」

被晾在一旁時間過久的噗哈哈哈,變回人型,冷冷瞪著范統在那邊胡思亂想。

「噗哈哈哈,你不要把我想跟日進一樣,我怎麼可能跟他一樣弱!」

……幸好月退不在這裡,不然月退不知道會怎樣。

「算了,每次跟你一起練習,都這麼不專心,不是再想別人,就是再想別的武器,范統,你心中到底有沒有本拂塵!」

氣呼呼的說完這句話,噗哈哈哈受不了施展移動咒,瞬間離開范統身邊,留下范統一個人孤伶伶的在虛空二區。

「噗哈哈哈?噗哈哈哈不要收下我一個人在那裡啊,天越來越亮,如果有可愛的怪物滾出來怎麼辦?噗哈哈哈,不要走啊。」

不論范統怎樣吶喊,噗哈哈哈還是沒有現身到他身邊,就像蒸發一樣,噗哈哈哈消失了,只剩下范統繼續在虛空二區。

「坳嗚~坳嗚嗚~」

天漸漸暗下來,而黑夜中的生物也漸漸醒來,而廣大的虛空二區,只有范統一人。



「所以,你被噗哈哈哈丟在虛空二區,然後你最後找不到,還差點被魔獸殺死的情況下,你跑回來了?」

珞侍看著眼前又跑來神王殿蹭飯的傢伙,然後聽他一邊吃飯一邊講話,心裡忍住想提醒他吃飯乖乖吃,還要聽他講反話,雖然知道他講話有十之八九講反話,但還是無法完全適應。

「不對,結果我在虛空二區慢慢找啊哈哈哈,但是不完全找到人啊!精神溝通也找到人,這樣我要怎麼不去丟他啊?」

在昨晚四處尋找噗哈哈哈下落的范統,最後在驚恐又找不到武器下,只好放棄尋找噗哈哈哈,擔心在他還未找到噗哈哈哈之前,可能會被虛空二區的魔獸吃的一乾二淨,不過范統的衰運超強,就在關門的前一刻,城門就在他面前關上,而范統只能傻楞楞的瞪著城門,不管他怎麼喊,守門人還是沒聽到他的聲音,范統就在城門外呆了一個晚上,最後死命的撐不敢睡,最後精神不濟的情況下,昏倒在城門邊,一早開城門的守門人,在被他蒼白臉色驚嚇到,緊急送往太醫院,結果又因為不停汙辱太醫們,一怒之下把他當成西方城的間諜,被送往神王殿,接下來,當珞侍看到他時,一度想把他趕出神王殿裝作不認識這個人,卻在范統不停喊:「你的武器出現啦!」的丟臉情況下,只好讓他待在神王殿。

「噗哈哈哈是你的武器,你居然把他氣跑了,這應該是你的責任吧?」

珞侍用鄙視的眼神瞪著范統,把全部的經過都是他的錯,居然把自己的武器用丟,這應該是第一位吧。

「我……我也知道該怎麼辦啊,我也知道他在氣什麼,我連他去哪裡也知道。」

珞侍你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有誰會希望和自己的武器那不合,我真的很希望噗哈哈哈快點回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看你是不是又再想別的武器之類的,聽噗哈哈哈每次抱怨你都是因為你都不關心他,然後你不關心他卻一直麻煩他,你這樣的主人真的很糟糕。」

等等,珞侍你這般見解是從哪裡來的?我哪有再想別的武器,我有噗哈哈哈一個武器就足夠了,我哪個去想別的武器,而且我哪有一直麻煩他,他都在睡覺,要叫他起來根本就不容易。

珞侍望著繼續低頭吃飯的范統,心中無奈的指數往上升,他只是個外人,他也只能給范統意見,也無能為力。

「吃完後范統你還是快點去找噗哈哈哈吧,你拖越久搞不好噗哈哈哈就真的生氣不回來了。」

珞侍說完就站了起來,轉身想往書房走去。

「珞侍,你要去哪?我還是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噗哈哈哈啊?」

「如果東方城都找不到,去看看西方城吧,說不定他去找月退。」

啥?找月退?噗哈哈哈什麼時候跟月退的感情這麼好了,離家出走還可以去聖西羅宮坐坐,但是,按照噗哈哈哈交友情況,好像跟我一樣吧,會不會說不定在月退那邊,天啊,噗哈哈哈你千萬不要真的在那邊啊,不要說那爾西好了,連矮子看到我就想要把我滅了一樣,說不定再找到噗哈哈哈之前,就被某兩位暗殺了。

不過,雖然心裡面不甘願再回到西方城,但為了噗哈哈哈,范統硬著頭皮開始前往西方城尋找噗哈哈哈。

……現在打給月退好了,請他在西方城外偷偷接應我,這樣我是不是可以活比較久點?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借用
  • 分享給同學喔!!借用
  • 如果是單純分享~歡迎一起欣賞~
    謝謝你喔

    醉醉 於 2013/11/27 23:53 回覆

  • 羽風緋飄〈暗夢〉
  • 噗哈哈哈當初我看沉月的時候就覺得你跟錯主人了,離家出走的好〈X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