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歡迎光臨
這裡是BL文居多,請慎入。上學中,腦細胞死很多。

※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噗范。

※微H文。慎入。








「真蠢,居然連自己的武器都管不好,這算是什麼主人!」

忍住,忍住,不要跟一個矮子鬥,因為最後死的人會是我。

「連自己的武器也可以用丟,你還是回家裡哭吧。」

一名金髮藍眼的少年冷冷瞪著眼前東方成的少年,一副就不希望再次看到他,很想立即衝上前,讓他從這事上消失。

而范統一臉沮喪的臉看著月退。

為什麼,我不是已經事先偷偷通知月退了嗎,為什麼來是跟來兩個人,而且還是最想把我趕出西方城的兩個人,難道我就這麼惹人厭嗎?幹嘛都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月退,你把他們支開啦,我這樣壓力好大啊!

「范統,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他們兩個會偷偷跟在我後面。」

偷偷跟在你後面?他們兩個是跟蹤變態嗎?不管他們是不是跟蹤變態,你身為西方城皇帝居然不知道有人偷偷跟蹤你,你都沒有察覺,你到底有沒有知覺啊?會不會哪天被人暗算都不知道?

「管了,月退,噗哈哈哈出現了,他有出沒在我這裡嗎?」

……什麼出沒啊?講得好像把噗哈哈哈是鬼一樣,雖然他有時候忽然出現真的讓我嚇到,不過,被噗哈哈哈聽到應該又會開始對我碎碎念吧。

「哈哈哈,自己武器不見居然跑到敵國要武器,你到底想怎麼樣?要天羅炎嗎?」

誰要天羅炎啊!我只要噗哈哈哈就好,光噗哈哈哈就很難搞了,換成天羅炎,我想我應該直接被噬魂之光殺了吧。

「不管怎樣,范統,你先別緊張,噗哈哈哈那麼強,他是不會有事的,你到是要小心點……」

怎麼,難道連月退你也看不起我嗎?就算沒有噗哈哈哈,我也真的……真的會死,但是我只要沒出現在有恐怖的生物地方,我想我應該可以活得比較久吧……應該。

「哼,無恥,居然要靠武器保護。」

怎樣,你又有意見了?有時候真的覺得你跟你哥差真多,至少你哥是腹黑笑笑的推你入坑,你居然是直接展現出來,真不知道住手先生怎麼可以忍受你那麼久。

「好了好了,范統,噗哈哈哈並沒有來這裡,或許你可以找找看別的地方,或許找的到噗哈哈哈喔。」

嗚嗚嗚,月退,對不起我錯怪你了,你是好人!

「知道這裡沒有你的武器就快點滾,不要在無緣無故打電話來騷擾我們開會!你要知道他居然好不容易去開會是很難得,你居然還把他找出來,小心我打爆你。」

「我怎麼會不知道我們在開會,我也是不著急的,要知道噗哈哈哈小心落入友人的手中,那會是怎麼樣的世界和平。」

…….講得好像噗哈哈哈要離開我一樣,天啊,連詛咒都不站在我這邊嗎?

「范統,你放心吧,噗哈哈哈不會有事的,我想你很快就會找到他的。」

月退還是用擔心的語氣跟范統說,雖然他很想立刻跟范統一起去找噗哈哈哈,但是覺得那爾西跟伊耶絕對不會放他走,他只好作罷。

「那,月退,你知道噗哈哈哈會在哪裡嗎?」

喔喔喔,出現了,正常的話!曙光終於要照在我身上了嗎?

「嗯……沉月之壇如何?說不定噗哈哈哈在那邊喔,沉月不是噗哈哈哈的妹妹嗎?說不定他回去找他妹妹了。」

月退,你現在是叫我面對完魔鬼,現在要我去面對BOSS嗎?上次去,沉月小妹妹根本就是一副想把我殺了樣子,你確定我去了,我還回得去東方城嗎───!

「好啦,既然有個明確的目標,就快點滾,不要再打擾我們開會了!」

伊耶馬上想趕走范統,像是他留一日,就無法忍受一樣。

「什麼啊,你居然這樣敢走主人,這就是你的待主之道嗎?」

「誰是你主人啊,我只知道你只要在的一日,恩格萊爾就絕對不會去處理公文。」

居然把我視為罪魁禍首,這明明就是你們的問題吧,而且處理公文印象中,部都是那爾西都在處理得嗎?月退什麼時候有處理過了?

「范統……」

原本想要上前幫范統一把的月退,忽然感覺衣服被人拉住,轉頭一看,是那爾希拉住他的衣角,不想讓她在往前一步。

「那爾西……」

不理解那爾西為何要這樣做,疑惑望著他。

「恩格萊爾,這是別人的家務事,我看你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家……家務事?但是,范統就這樣出去會死的,我不放心。」

「放心吧,武器跟主人是一起的,那根武器絕對不會拋下那個廢物不管的。」

淡淡的說出口,口中卻帶有堅定的語氣。

「??那爾西你怎麼會知道?但是,感覺噗哈哈哈好像真的生很大的氣。」

那爾西抬頭望著恩格萊爾一眼,心中深深嘆了口氣。

這個人,西方城高高在上的皇帝,是個感情白癡,真不知道,他什麼時後開竅呀…..


什麼叫自己滾蛋,好歹自己也有幫他們過啊,居然就這麼急著把我趕走,這群沒血沒淚的傢伙,下次再也不要幫他們了。

心中碎碎念,但是為了噗哈哈哈,范統還是朝沉月的方向前進。

站在結界的邊緣,范統停下腳步,他心中還是很害怕沉月,拜託,沉月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一樣,恨不得殺了我,好讓噗哈哈哈可以回到她身邊吧。

想著想著,他沒發現他已經在碧潭的旁邊。

「喂。」

「嗚啊啊啊啊───!」

被驚嚇到彈到一邊的范統,驚恐的看著沉月,雖然他是噗哈哈哈的妹妹,但是上次他就差點死在她手上,而且還是個無法理解的神器,還是少碰為妙。

「為什麼我不會在那裡?我不是在裡面嗎?什麼時後出去的?」

像是無法理解一般,不明白他究竟怎麼進來的,也不知道。

「新生居民就是新生居民,像個笨蛋一樣,囉囉嗦嗦的,小心我宰了你。」

沉月像是無法忍受一般,惡狠狠的瞪著范統,把范統看似小孩子一樣,吵死了。

居然居然,連沉月也這樣,我就這麼討人厭嗎?

「夠了,你在外面鬼鬼祟素的想要幹嘛?該不會想要偷走鏡子吧?」

不,千萬不要,有噗哈哈哈就夠了。

「噗哈哈哈有來你這裡嗎?」

「噗哈哈哈?誰啊?」

……糟糕,噗哈哈哈的本名是什麼?該死,那麼難唸誰會記得啊,而且噗哈哈哈都較習慣了。

「就是,你知道你姐在哪嗎?」

囧…….誰要找他姐啊,我是要找他哥哥,哥哥!不是姐姐,誰知道噗哈哈哈的姐姐是誰啊。

「你……你居然肖想我姐,你這麼不要臉的變態!」

不,不,你不要誤會啊,我是要找妳哥,你哥!

「我看殺了你。」

沉月帶著強烈的怒火,舉起雙手就要往范統殺去……

「你要是敢殺本拂塵的主人,我可就不管你是不是我妹妹了。」

噗哈哈哈的聲音從沉月後面傳來,范統一眼望過去看到噗哈哈哈像是剛剛睡起來,打著哈欠,望著范統跟沉月。

「哥!這麼爛的主人你就不要了,回來跟我住不是很好嗎?」

「就跟你說自己去認個主人帶你離開這裡不就好了嗎?吵吵吵的,煩死人了。」

范統傻傻看著噗哈哈哈,沒想到離開兩天的噗哈哈哈真的在沉月這裡,也沒想到……他居然睡的可熟!

「嗚啊啊啊,你居然在醒著,你到底走去哪了?」

范統有點生氣看著自家武器,找人找那麼辛苦,居然在睡大頭覺,他如果沒生氣,他就不叫范統了。

「哼哼哼,還不是因為你都在想別的武器,你以為本拂塵喜歡到處亂逛嗎?」

而噗哈哈哈也不甘示弱瞪著范統,把一切的錯都推給范統。

「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很久,還差點被矮子殺了,沒想到你居然在睡覺?」

忽然,心像是漏一拍,噗哈哈哈有點心虛的低點頭,不敢正眼看著范統。

 

……那句話,是在擔心我嗎?

 

「真是夠了,居然無視我,哥哥就算了,區區一名新生居民敢無視我,我生氣了!」

沉月打破沉默,忍無可忍爆發出來,繼續向范統攻擊。

「啊!」

沉月忽然慘叫,因為噗哈哈哈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范統面前,伸出一指彈向沉月,使得沉月向後一大布。

「本拂塵不是告訴過你,不要再打本拂塵主人的打算,小心我不認妳。」

噗哈哈哈算是在保護我嗎?真難得他會出面保護我,我……

范統望著噗哈哈哈的背影,雖然知道眼前這位是他的武器,但每次不由自主,想要靠過去……很想,卻不敢。

「喂,范統,本拂塵想要回去睡床鋪,我要回去洗頭髮,記得給本拂塵用那瓶香香的洗髮精給本拂塵洗頭啊。」

像是沒事一般,轉身對范統講,要他快點把他帶回家。

「喔……」

「喂!不准不理我。」

「嘖。」一聲後,像想快點回到家一樣,噗哈哈哈抓住范統的手,瞬間,消失在沉月面前。

 

「范統,幫本拂塵把頭髮擦乾。」

用命令句指揮范統做事,而范統雖然不願意,卻拿起乾浴巾準備幫噗哈哈哈擦乾頭髮。

而噗哈哈哈則坐在床鋪上,享受范統幫他擦乾的服務。

「范統,你覺得本拂塵頭後,有沒有很香?

「哼。」

中間,像是有股凝固的空氣在他們之間,誰也開不了口。

「范統,本拂塵不在期間,你真的很擔心我嗎?

「蛤?什麼?擔心,我開心都來不及了,還擔心。」

「什麼?

「本來就是,不知道是誰忽然消失不見,居然跑去睡覺,不知道是誰比較過分。」

「……

「噗哈哈哈,你怎麼了?

停下動作望著噗哈哈哈,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停止對話,想要去看噗哈哈哈的表情的時候……

「范統,給本拂塵聽著,我……我這是獎勵你,對,獎勵你,你不准北本拂塵拒絕,不,你連拒絕的權力都沒有。」

「什麼?什麼啊?噗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

忽然噗哈哈哈轉過身撲倒范統,把范統壓在床上,手中的浴巾從手中滑落,不過范統也不管那麼多,對噗哈哈哈的表現感到驚訝,不知所措。

「就跟你說在獎勵你,你不要亂動。」

深深埋進范統的胸襟,聞著墨香,這是他最喜歡范統的一點,寫著一首好書法,身為古老的武器,對墨、書法文字等,其實都很喜歡,而眼前的范統,有著好書法,也有淡淡的墨香,這是他的最愛,他的小秘密。

「不要等,噗哈哈哈,你就幹吧?為什麼要扒我的衣服?不要等一下啊,你快點用那吧?」

什麼什麼啊?我明明沒有要說這句話的,為什麼詛咒偏偏要在這時候冒出來,我是要阻止噗哈哈哈繼續往前的啊。

「范統……」

像是沒想太多,繼續往范統身體上摸索,押住范統掙扎的身軀,繼續摸著范統的身體。

「啊,噗哈哈哈,你想要就要吧?繼續再摸了,快快快,你要越摸越下面啊!」

吐血啊,我明明是要停下來,怎麼會變成這樣?

無法對抗噗哈哈哈的力量,范統漸漸喘不過氣,身體有股燥熱,忽然,噗哈哈哈一束頭髮飄落在他臉上,急著吸取空氣,把噗哈哈哈的髮香吸入鼻腔內。

「噗哈哈哈的頭髮,真的好香。」

混亂的思緒中,突然冒出這個想法,而身上的人兒,突然停了一下,突然像是害羞一樣,更加賣力摸著范統的身體。

「噗哈哈哈,你不要在……嗯……啊。」

原本可以說出正常的句子,卻因為剩下的思緒混亂,而成為一聲聲的呻吟聲。

這夜, 444號房,不再安寧。

 

「范統,恭喜你找到噗哈哈哈。」

因為擔心范統的安危,不放心的月退偷偷背著那爾西及伊耶來到東方城,看到噗哈哈哈人型在床舖上呼呼大睡,也不再擔心了。

「……」

不想多說話以免造成誤會的范統,死瞪瞪看著牆壁,不理月退,更不想看到床鋪上的某人。

「?」

不知道情況的月退,不解的看著兩個人像小孩子不理對方,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對了,范統,我發現你的衣服有點亂,你的開襟方向好像跟以往不一樣,而且你的手腕有些淤血,脖子也是……」

「月退,好意思,昨天我可能有辦法招待你,我還是早點回聖西羅宮放棄公文吧,不然高子會救過來的,再見。」

「范統……」

被人忽然關在外面,月退無法理解這主僕間的問題,薄薄的門板,先傳出「兵兵碰碰」的聲音,最後,安靜無聲,只細聽,還有些喘息聲。

「他們兩個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我看我還是找珞侍一起幫忙好了,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還是不理解裡面發生什麼事,最後他決定去問問珞侍,把剛剛的情況告訴珞侍,說不定他知道些什麼。

打定主意後,轉身離開444號房門前,轉往神王殿的方向走去。







◎對不起,小妹無能,寫不出激本。(跪地

謝謝來這裡看文章的大家^^

有任何缺失,請大家跟我說,我要繼續寫更好的文出來。

Posted by 醉醉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Private Comment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