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噗哈哈哈X范統

警告:人物走樣有,慎入













「想跟本拂塵鬥?還早個十萬年!」

冷冰冰瞪著已經被打掛樹上的人,完完全全沒有想要去救他下來,應該說,就是他親自把他打掛的。

「東方城的男人,果然全都是瞎了眼的,把本拂塵認成女的也就算了,居然還想吃本拂塵的豆腐,還一臉噁心的摸本拂塵的頭髮,簡直是罪該萬死。」

距離這件事情發生的白天,噗哈哈哈在路上受道路人及商家的目光,就是心情不好被范統丟在家的情況下,有點賭氣接受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男性邀請,就在大家簇擁之下,噗哈哈哈來到一家酒館,全部都是酒,而噗哈哈哈也沒碰過這種東西,喝下去第一口覺得……非常好喝!

因為范統沒錢的情況下,雖然說武器是不用吃飯,但是對於新奇事物,噗哈哈哈其實還蠻想試試看。

就在噗哈哈哈決定下次命令范統再帶他來一次這裡時,完全沒有發現四周的人已經醉倒了,座落在酒館四周的人們,看到被一群男性包圍的噗哈哈哈,第一直覺是:「這女的強!」

 雖然大家被噗哈哈哈的酒量驚訝之餘,還是有一大批的惡狼前仆後繼上前搭訕 ,甚至為了博得美人一笑,願意花大把大把的錢請他喝最貴的酒,當然,全部都以失敗收場。

最後,住在東鎮的某原生居民,接獲有美女出沒,立刻前往看個究竟,當場被吸引住,而這位有錢的公子哥,當然不會傻傻的跟前面人一樣,他喝一杯我就喝一杯,偷偷請老闆在他的杯子裡加了大量的冰塊,就這樣,在噗哈哈哈發覺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醉倒在牆角時,就冷冷的看著他。

獲得美人的注意,讓這名有錢公子哥欣喜若狂當場出口邀請他去城外某一塊空地賞星空。

噗哈哈哈當然是不願意,最好是有什麼星空,他就從沒看過有星空,不過在這位有錢公子哥的挑逗眼神、不斷靠近的身軀、還把他的髒手上在她的手臂上,更讓噗哈哈哈生氣的事,他居然在把玩他的頭髮!

混帳!這個人比范統還混帳!要知道他的頭髮只有范統可以摸,他渾身上下噁心的氣味,居然碰上他的頭髮…….

當下,噗哈哈哈答應他的邀約,跟他前往城外的某個空地看星空。

這樣,好像叫范統所說的,毀屍滅跡。

 

老實說,他根本不知道噗哈哈哈到底在哪裡,只能在虛空二區到處亂闖。

按照以往,范統只要太陽正中往西偏一點,就開始哀嚎要回家,而噗哈哈哈則是拿出符咒威脅他繼續練,沒想到有一天,他會在傍晚來到虛空二區。

一切都是為了找他。

「噗哈哈哈,你到底在哪裡?」

 

噗哈哈哈從某有錢公子哥上方抬起身,滿意望著某位有錢公子哥的字。

[我罪惡該死,請汙辱我]

「哼。」

不願再多看一眼,立刻轉身走掉,投身在快漆黑的虛空二區中。

該回去了,不知道范統那傢伙有沒有在反省,居然又跟別人跑了,會不會哪天本拂塵不在,他就開始三宮六院了?不行,我不行讓這種事情發生,回去,不管范統願不願意,我要認真告訴他,他只能是我的!

等一下…..這樣算不算告白?!

忽然,噗哈哈哈像是不好意思一樣,停下腳步深深思考。

告白……記得他以前師傅曾經跟他們說過戀愛什麼鬼的,什麼當你愛上別人,就會想要告白,然後就可以把他OOXX了,所以,戀愛=告白……

哼,我才不相信,我只不過要警告范統那家火不准再去想別的武器罷了,什麼戀愛不戀愛、告白不告白的,根才不是重點!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把范統找出來,然後再把他抓上床好好再教育。

 

噗哈哈哈,你到底在哪裡?

心靈感應已經無限N次,卻始終得不到對方的回應,而天越來越黑,范統的信心也越來越低。

其實別人說的話根本不可信,什麼白髮什麼美女,其實白髮的人很多,不止噗哈哈哈一個,美女有可能真正是美女,我就這樣衝出來,一定回不去的,說不定噗哈哈哈就在房間裡生悶氣。

心中有點鬱悶的蹲在一棵大樹旁邊,稍稍做了點休息。

我從來都不知道我在噗哈哈哈心中到底是什麼?雖然每次要求,他都拒絕先,但是到後來,他還是幫了我的要求,不過,卻更加嚴厲。

到底,我在他心中,除了我是他主人,還有什麼嗎?隨時可以抓上床的床伴,這……這好難為情。

啊,不,我在想什麼,先找到噗哈哈哈要緊。

「啪搭、啪搭……」

忽然有水從范統上方掉落,仔細看這水,黏稠、帶著不明黃色顏色、還有千年沒有洗過的腐敗味……

雖然很不想往上看,但是人的好奇心真的會嚇死人,不往上看還好,看了范統覺得誰可以立即殺了他,他願意直接從重生池復活!

比音侍大人抓過的『寵物』還噁,如果焦巴也是魔獸,絕對是隻可愛的魔獸!至少比眼前這個怪物可愛一千倍!

好啦,我承認我很弱,沒有噗哈哈哈我不行,噗哈哈哈你在哪裡,我好想你。

細微的,小小的眼淚在范統眼角聚集,名為恐懼。

-------------------------------------------------


O<_O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