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噗哈哈哈X范統

警告:人物......這次走形超嚴重!我森森覺得O<_Q












往前走三步,停下來;再往前走三步,又停下來。

這是噗哈哈哈繼續在虛空二區不停重複這個動作,想要往前,卻又停了下來,低頭深思著。

或許,我該帶些什麼給范統?送給他東西說不定他就知道感恩,然後就一直只有我。

但是,要送什麼?花嗎?哪裡來的花?而且送這個也太普通了,必須是一個能讓范統乖乖就範的東西,讓他只能心中只有我。

走了三步,停了下來;再走三步,又停了下來。

哼,不管了,就算沒有禮物,本拂塵也要范統乖乖就範!

像是決定好重大事情一般,噗哈哈哈的臉龐往上一抬,發現……

「想不到,晚上的虛空二區有這番景色。」

被吸引著,噗哈哈哈看著眼前的星空夜景,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美的景色,灑落在被潑墨的夜空,星星是如此的閃耀著。

「或許,帶范統來這裡,或許是個好地方做......」

噗哈哈哈心中暗暗決定著……

然後,就在他想著帶著范統來這裡的畫面時,心靈溝通傳來范統恐懼的聲音。

噗哈哈哈,救命……

 

「駑水咒、駑水咒、駑火咒!」

不斷的將手中符咒往張開大口的魔獸丟去,不過,就算是那麼危急的情況下,詛咒還是詛咒,手中丟出的符咒,上面明明是畫著駑火咒的咒語,不過,口中說出的卻是與符咒相反的話,引起不了符咒來攻擊眼前的魔獸。

這種時候要是有個可以用來攻擊的劍,還可以用暉侍的記憶去攻擊,總比一直亂丟符咒浪費好。

決定放棄使用符咒來攻擊,范統迅速往後退想要遠離魔獸,好去尋找長度適中的樹枝之類的,用來攻擊魔獸。

而魔獸在見到范統沒有使出符咒,反而往後退好大一步,開始東張西望的像是尋找什麼,他當然不會放棄這次的機會,換他攻擊。

用力往前跳躍,張開大口準備把范統一舉拿下,范統看到魔獸攻擊過來立刻向旁邊閃去,連人帶滾的撞到一棵樹,因為力道過猛,忍不住呻吟著。

見到獵物受傷,激發出狩獵的本性,趁勝追擊,此時范統已經沒有多少力氣可以閃開,使用最後的力氣,借用反作用力,想用手將自己推倒到一旁。

不過,閃開的距離有限,范統最後還是受到魔獸的攻擊,腰部受到強大的撕裂傷,鮮血像是失去血管的導引,噴灑出來,染紅了范統的身體,鮮血的鐵鏽味散發在空氣中,魔獸的本性失去了理智,要上去給范統最後一擊。

「吼───!」

一聲嘶吼聲貫徹整個森林,魔獸因為受了傷,開始節節後退。

范統撐起最後的意識,看到只屬於撲哈哈哈的白髮飄落在他眼前,然後,他看到他一直在尋找的藍眼中,有著著急的思緒閃過。

「噗哈哈哈,你怎麼來了,你究竟去哪了?」

無法再多說,范統精神渙散的倒臥在一旁,噗哈哈哈立刻把范統移到一旁。

「喂,范統,你居然就這樣昏過去,你……你快點起來啊!」

原本想要責備的語氣,最後因為擔心、害怕,噗哈哈哈開始無法止住身體的顫抖,不停叫著范統。

雖然,新生居民只要失去生命,一般來講,都可以回到重生池重生,但是,當看到自己最重要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失去生命時,不管是人、武器,都會崩潰。

通常,這種時候就會有不知死活的……魔獸想衝上前,奪回自己的獵物。

一個揚手,一個專屬的噬魂武器的光芒,狠狠劈上魔獸,連最後一聲,魔獸就失去了生命。

噗哈哈哈冷漠瞪著眼前這個殺害自家主人的凶手,彷彿覺得不夠,準備要來個虐屍時,噗哈哈哈聽到身後傳來的呻吟聲,急急忙忙的扶起范統尚有意識身軀,飛快的奔離現場。

 

「不要,竟然都傷了那麼重,還不如把他丟回去重生池重生一次!」

原本開開心心看到哥哥居然親自來找她,不過當看到哥哥胸裡抱著血淋淋的范統時,沉月的臉慢慢沉了下來。

「……拜託。」

雖然已經料想到會有這個答案,不過不願意再看到范統痛苦的表情,噗哈哈哈還是求住自家小妹。

「不都說了嗎?他是新生居民吧?殺了他,他就會從重生池重生,哥哥,你在糾結什麼?難道你要看到他繼續痛苦下去?」

糾結什麼?是啊,范統是新生居民,是不用擔心他的消失,因為他會不停的重生,他根本不怕范統真正死去!除非是被噬魂武器……

沉月看著噗哈哈哈沉重的眼神盯著范統,而在跟重生拔河的范統,臉色痛苦,隨著范統的痛苦,噗哈哈哈的沉重與痛苦,也加劇。

好糾結的感情……

沉月看著哥哥心痛的眼神,雖然眼前那位是奪走她跟哥哥相處的人,但是……

「主人跟武器的關係就這麼複雜嗎?」

感受到哥哥噗哈哈哈的哀愁跟難過,沉月的心也沉重起來,或許,她關這裡太久了,已經忘記感情這事了。

「我沒辦法救他。」

噗哈哈哈抬起頭看著沉月,不解跟痛苦閃過眼眸,雙手更緊緊抱住范統的身軀。

「不過,我可以減輕他的痛苦,讓他重生一次,難道你還要這樣讓他痛苦下去?」

望著范統,不知為何,當看到他這麼痛苦時,他的心好痛,如果有偷偷跟他出來,而不是到處混,會不會……你會不會就不會受傷?

在那一瞬間,噗哈哈哈有了新的體悟,他或許真的,一輩子都離不開他主人身邊,一輩子待在這名充滿墨香的主人身邊。

「普哈赫赫,你的決定?」

「那就.…..拜託妳了。」

把范統的身軀放在祭壇上,沉月看了范統後,手輕輕撫上范統痛苦的臉,手中發出光芒。

「哥,你到底跟他的感情究竟是......戀人嗎?」

提出自己的疑問,沉月不懂,哥哥對范統的重視,已經感覺不到主僕間的距離,反而有種,更上一層樓的情感。

忽然,噗哈哈哈臉一紅,頭往旁邊一轉,眼神飄移不定的到處看,說:「誰跟他是戀人!像他這種連基本符咒都不會的人,誰......誰會喜歡他!」

沉月先呆呆看著自家在傲嬌的哥哥,轉回頭看著范統,看著他的臉,漸漸沒了痛苦,身軀也越來越冷,然後沒有痛苦的回到重生池。

這兩個人,究竟是......算了,管他的,先威脅哥哥要緊!


------------------------------------------------------------

其實講個內心話

........沉月小妹妹好可愛!!!!!!!!!!\/

唯一喜歡的女角(究竟......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