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噗哈哈哈X范統

警告:.....閃光文?記得帶墨鏡















我死了嗎?身體好輕,記得我不是被魔獸打到,然後,一直流血一直流血,卻沒有立刻回到重生池,就一直痛苦著,不對,我有看到噗哈哈哈啊,他在哪?那隻魔獸太危險了,要是如果、如果噗哈哈哈怎麼樣,我該怎麼辦,噗哈哈哈你在哪裡?該死的,快起來啊,快起來這身體,為什麼起不來?

沉睡在床上,坐在床邊的噗哈哈哈一臉擔憂的看著范統還是沒有醒來的臉孔,已經快兩天了,上次范統昏倒沒有這麼久的時間過,這是這麼久…..

細手摸著范統的臉,一直期望著他能夠快點醒來,什麼都好,就算他變成完全只會講反話的人,還是個沒能力,每次都需要人照顧,都好,范統,快醒來。

垂下眼皮,這一次,一直被依賴的噗哈哈哈,居然在這種時刻都幫不上任何忙,只能無能為力的坐在床邊,看著范統沉睡不醒,自己卻不能幫他。

覺得一直握著范統的手,是不是沒有給他足夠的勇氣醒來的關係,噗哈哈哈小心翼翼爬上床,身體懷住范統許多沒有活動而有點低溫的身軀,想將自己身上的溫度傳過去,讓范統知道他有多希望他快點起來,頭靠在范統旁邊,擠在同一枕頭上,輕呼呼的髮絲飄落在他與范統的睡臉上,經過光線照射,此刻突然發現,范統的睡臉,散發出天真的臉龐,那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臉,那個……讓他深深著迷的臉蛋。

望著范統的睡臉,噗哈哈哈從眼睛、鼻子、最後來到范統的雙唇。

我記得,范統曾說過,他們那邊的世界的故事,說什麼有個睡很久很久都沒有醒來的公主,我還說過,怎麼可能會醒不來,范統還無奈看了我一眼,最後,那位睡很久很久的公主,被一名王子就醒,那時候,還一直問他到底是怎麼救醒的?

「睡了就醒啦,不要在意來程!

「什麼叫不要在意過程?你就是因為每次都中途放棄,才會沒有成就,本拂塵就是要你說!到底…..

「好好!......就是……那個王子……親了公主,公主就醒啦,你看,也沒什麼!

他那時候還嘲笑范統的故事的無理頭,這種只要親一下就醒了,根本不可能發生……

雖然不想去相信這種夢幻般的故事,但是,如果、如果親了一下,就可以像那個故事一樣,范統就可以醒來,我……我願意……只要范統快點醒來……

緊緊抱住范統,噗哈哈哈慢慢頭往前靠,抵著額頭,迷戀看著范統,慢慢是鼻子抵鼻子,當兩個嘴唇在一起時,噗哈哈哈無法止住眼眶中的淚水,輕輕滑落下來。

范統……起來……快醒過來啊。

微微的,隔在身體中間的手,手指很細微移動著,慢慢,不只手指,手臂也移動起來,也懷抱住身邊人的後背,摸到他細柔的長髮,長長的髮絲就在他的指尖中滑過,這個舉動也驚動到長法的主人。

瞬間張開眼睛,看到范統紫色的眼睛半開看著他,臉上還是剛醒來的樣子,然後張開他的嘴唇。

「嗚……哇哈哈哈,你怎麼不在他身邊?」

雖然知道自家主人說反話的病情相當嚴重,但是,沒想過張開眼第一句話居然是這麼糟糕的反話,要高興他終於醒過來了,還是先痛扁他一拳?

「嗯……噗哈哈哈,你怎麼一直說話啊?咦?你怎麼笑啦?」

范統看著噗哈哈哈有點冷漠的臉龐,眼睛還看的出哭過的痕跡,不過……噗哈哈哈怎麼都不說話啊?

忽然,噗哈哈哈用力推開范統,立刻從床上起身,順了順長髮,轉過身惡狠狠的瞪著范統。

「你看看你!居然就這樣昏倒,你這樣還對得起本拂塵的努力嗎?看來你練習得不夠!范統,你有沒有在聽!」

范統傻傻看著噗哈哈哈,雖然這個人明明是很生氣,很生氣地在罵著他,不過……

你平安無事就好……

范統乖乖聽著噗哈哈哈訓話,心中卻有股安心感。

「范統!本拂塵在說話時,要看著我!」

抬頭看著噗哈哈哈因生氣而臉紅的臉蛋,再一次有感而發…..

「好可怕……」

……

……

不!噗哈哈哈你知道我會說反話的!是好…..好……

「好什麼啊?好可怕?說啊,范統,本拂塵不會弒主的!」

才怪!如果你真的這樣說,快把你手中那張畫著奇怪符咒的紙放下!不要露出那種表情!用這種表情說出那種不會殺我的話,誰信啊!

「范統!你需要重新教導!」

救命啊───!

 

「范統,你好像離不開噗哈哈哈呢。」

月退看著坐在對面的范統,看著對方一直往窗外看去,然後露出一臉無聊的樣子,差點讓他覺得他是不是招待不周。

「有這回事,我只不過是太興奮了。」

是太無聊了,噗哈哈哈什麼時後回來,多在聖西羅宮一天,他就覺得背後的殺氣越來越重,甚至有時還會突然有東西掉下來,每天過著驚險的日子。

「是這樣嗎?但是你看向祭祀壇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

月退直接說出范統的奇怪動作,明明就很想自家武器,為什麼感覺他們兩個就是一副對對方有意見的樣子,這兩個人真奇怪。

「有!我有看向祭祀壇,我只不過是太無聊而已。」

轉回視線看著月退,像是要他相信他沒有看著祭祀壇方向,目不轉睛看著月退。

……這樣更怪,范統。

無奈心中嘆一口氣,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講了,只能無言地讓范統一直盯著他看,這有點……

「范統,你……」

「本拂塵才不過離開個一天,你就這麼不干寂寞,就想去跟別人要好了嗎?范統!」

忽然聽到自家武器從身後傳來的聲音,范統急急忙忙轉過身,果然看到噗哈哈哈一臉不高興看著他看,看得讓他有點心虛。

「我有啊,我只是跟他談愛而已……」

談愛?!那是什麼鬼啊!是談話談話!噗哈哈哈你不要露出更可怕的表情出來啦!

「啊,你不是去你姐那邊嗎?怎麼那麼慢就回來啦?」

「當然是來看你有沒有又在想其他武器!想不到才幾天的時間,你居然就已經……」

……噗哈哈哈,你這句話是怎麼回事,你也想想這裡也有別人啊,你這樣說,實在是……

「本拂塵告訴你,不是要你不准再去想了嗎?看來本拂塵教育還不夠,跟本拂塵立刻回東方城!」

「什麼?什麼啊!啊,噗哈哈哈快放開我!」

雖然好不容易終於說出一句正確的話,不過……

「唉,完全不懂這一主一武器。」

月退無奈看著兩個無視他,一直在他面前放閃光,然後就這麼轟轟烈烈消失,一句道別話也沒說,他或許有權力可以生氣…..

「算了,生氣給誰看。」

一口喝乾杯中水,月退站起身來,然後,看到那爾西一臉不高興走過來。

「糟糕…..」


----------------------------------------

很糟糕的後記

噗哈哈哈跟范統的故事就到此..............吧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