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暉、那、范

警告:.......人很多,有點亂(?












他應該要高興,應該要高興到跟珞侍借錢去上酒館,然後大吃大喝後,狠狠給他睡上好覺,來個三天三夜,不,應該說睡個一禮拜,一個禮拜太少了,至少一個月才對!

但,想歸想,其實他還是會半夜驚醒,這叫什麼症?適應症?每天都被某人拖去過河情況下,身體就算得到休息,但精神上根本是個虐待,正常人知道他不用再受這種苦,都會喜極而泣才對,但是他……有點孤單。

我是被虐症不成?!

范統在半夜中,像是絕望一樣,狠狠栽進枕頭中。

再次度過第N個失眠夜。

 

同夜,在虛空二區出現一個人,金髮碧眼的亂闖虛空二區,身體上的狼狽已經看不出來原本的榮華富貴,現在,這位金髮碧眼的人,恨不得把全身的衣服都拿去換可以逃出這個地方的方法,因為他……

好餓…….東方城,到底在哪裡?天啊……

最後,這名有著明顯西方臉孔的傢伙,為了避免再喪失力氣被魔獸追捕,把身體捲進一個樹洞中,期待著白天的到來。

 

「呵呵,幸好我每天都有在游泳。」

輕輕鬆鬆滑過重生池,走向放至衣物的架子,緩慢的穿起東方城的衣服,雖然有著黑色的頭髮,不過臉龐卻有著西方人民的深邃,眼裡卻帶著嘻笑看著東方城方向。

不知道,那位小笨蛋,會不會很驚訝呢?

好玩的笑容,爬上他的嘴角。

 

「啊───!」

尖叫聲貫徹了房間,范統猛力從床上坐起,這已經是他這個月第N次了,不只他快受不了,隔壁的房客更是天天抱怨。

死死抓緊手中的棉被,一臉驚魂不定的瞪大眼睛,范統還是無法從惡夢中清醒。

剛剛他又夢到每次被暉侍拉過河的場景,就在他以為暉侍只不過是幾天消失,終於回到河邊,又想再次把他拉過河時,卻發現這次暉侍的力量大得驚人,正確來說,暉侍從來沒有這樣強人所難,他忍不可忍,逼他轉頭面對他時,看到不再是暉侍嘻皮笑臉,而是宛如死神一般,可怕的骷顱頭在對他撕牙裂嘴時,他驚醒了。

雖然以前都會被暉侍拉過河,但他從沒有硬逼,如果這次他沒有驚覺到這不像暉侍,如果被拉過河,他簡直不敢想像他的下場會如何?

拉開棉被,雙腳踏在冰冷的地板,走進房間附設的小小浴室,洗了把臉,確定衣服整齊後,抓起噗哈哈哈試圖把他叫醒。

最近噗哈哈哈越來越會睡了,是有這麼累嗎?

「本拂塵每次都為了讓你快點變強,結果你還是沒有進步!你說本拂塵不累嗎?!」

差點嚇到把噗哈哈哈掉地上,可能發生弒主命案,范統更緊緊抓住噗哈哈哈,止差沒嚇到腿軟。

今天是怎麼回事,一大早就要驚恐連篇嗎?

「你要是再不放開本拂塵,本拂塵絕對會讓你一整天都是驚悚的一天!」

不想再被范統緊緊握在手中,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噗哈哈哈開口警告范統,范統急急忙忙把噗哈哈哈放在床鋪上,看著自家武器變成人型,然後用一臉憤怒瞪著他,害范統不好意思。

「昨天還不要繼續放棄嗎?」

是繼續練習,詛咒你是沒看到噗哈哈哈一臉憤怒嗎?要害死我不成啊。

「哼,當然要繼續練習,本拂塵今天不把你練成功,你就只能睡在虛空二區裡!」

沒道理啊,這是虐待,一定是,我可以申訴嗎?武器虐待主人……這種話說出去,好像會被笑,想不到我居然連申訴的管道都沒有嗎?

把變回武器的噗哈哈哈放在腰邊,翻開抽屜拿出沒有美觀又不好吃的公家糧食,發現已經沒有多少個,決定今天晚上多要幾個,反正都免費的。

啃著公家糧食,走在早晨的早市,人來人往的送貨員、買新鮮食材的人們,雖然看起來很忙碌,但是臉上卻有著笑容,這就是早晨的感覺。

嗯……真是和平,珞侍那傢伙還真厲害,把一個國家管理這麼好。

經過城門,這裡不再只有黑髮的東方城居民,其中還有穿著西方城服裝的商人,雖然不多,但這代表東、西兩城的關係漸漸沒有那麼緊張,算是好的開始。

說不定我下次去找月退,應該不會這麼神秘了吧?

過了城門,進入虛空二區,這裡沒有任何一個人,陽光透過樹葉灑下,然後……

「居然慢慢走過來?你這樣花了多久的時間,還有時間練習嗎?」

噗哈哈哈變回人形,不滿瞪著范統,不高姓他過了那麼久才到虛空二區,強烈懷疑他是不是想偷懶。

你自己都在睡覺還不是一樣!而且沿路的風景那麼好,讓人想多看一眼……好吧,他承認他有點小小拖延……

「今天先把符咒練過,沒有成功把符咒施展一百次,你就等著受罰吧。」

什麼?一百次?噗哈哈哈你試吃錯藥了嗎?還是我把你吵起來你真的很不高興,就沒看過你起床氣這麼重過啊,還有,什麼受罰?還有懲罰,你把我當小學生啊,我是你主人!主人!

接著,范統看到噗哈哈哈更加可怕的眼神……

我錯了,我會乖乖練習的!

不甘願拿出一疊符咒紙,由於反話的關係,范統的符咒紙永遠比任何人多上好幾被,有時會因為來不及畫完咒圖,也會帶空白符紙,現場開始畫,幸好他畫符的速度很快,不需要太多時間。

「駑火咒!」

一次多出多張符咒,看到成功使出駑火咒,雖然沒有跟一般人一樣大的火力,但是有比上次好多了。

唉,我明明是想說駑水咒的,每次都這樣,有點浪費紙張。

手中重心握著心的符紙,心中雖然無奈再無奈,不過要練習還是必須用到,只好不斷……浪費。

第二十七次……天啊,這樣丟下去到底是要幾天啊,一百次成功,噗哈哈哈你是開玩笑的吧……

帶著一絲絲希望轉頭看向噗哈哈哈,發現後者在看到他用祈求的眼神看他時,眼神更殺了。

噗哈哈哈不是人……他好像本來不是人……

完全不敢反抗,范統拿起符咒。

「駑火咒!」

「嗚啊───!」

成功的使出火焰,而且還比上幾次還要成功,或許他應該對他的進步來點歡呼,不過後面這聲音,讓范統一點也不想歡呼……

虛空二區什麼都多,樹多、草多、空地多,還有就是魔獸多,當你碰到魔獸,又是個肉腳,就只有兩個選擇,一,找夥伴。

「噗哈哈哈,殺命啊!」

……

沒有回應?

轉頭看向噗哈哈哈上一秒出現的位置,下一秒發現……噗哈哈哈居然不見了!在這種重要的時候,居然消失了!我該慶幸沒有人管我,還是哭說沒有人救我呢?

二,轉身就跑───!

范統丟下不知為何消失的噗哈哈哈,看眼前的魔獸跟本就打不過,不先跑走,等等死了就是自己!

努力往前跑,後面的魔獸也努力往前跑,而且還有越來越靠近的趨勢,范統情急之下,想說左彎右拐看能不能拋下魔獸,不過還是一句話,他想太多了。

要死了、要死了!

驚恐萬分的范統,就在要被追上時,一個不小心腳一滑跌進一棵大樹中的大洞。

「好痛……」

跌個七葷八素,扶著頭想要擺好姿勢,發現身下軟軟的……

不會吧,一個接著一個……

范統慢慢,不太想去相信,但卻還是忍不住想要看一眼確認,慢慢轉頭發現。

「哪個混帳……」

范統,一個十句話中有九句說反話,運氣也十分糟糕,今天跌進一個樹洞中,發現他身下也躺著一個軟軟的東西,是一個金髮、藍眼,不過眼中充滿著不削,跟他在西方城認識的某個人非常像。

「為什麼那爾西會在樹洞中……」

像是遇到比魔獸更害怕的東西,范統有股想要立刻衝回家,然後關個三天三夜,死也不出門,希望最近這些惡運快點遠離他。

「居然是你……」

那爾西努力睜開眼睛,發現坐在他身上的是范統時,不知為何,有種安心的感覺,接著,他昏倒過去。

「喂喂!昏過去啊!喂喂!」


----------------------------------------------------------------------------------------

我......我也不知道我怎麼突然想成3P去了(汗

某天晚上,神經系統出了問題

然後就出現了!!!!

到底范統是暉侍還是那爾西呢XDD


重點是我要寫出來啊(yay)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