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這裡是BL文居多,請慎入。上學中,腦細胞死很多。

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CP:暉、那、范

警告:......米蟲出現!(欸








「碰、碰、碰。」

接連多次的重擊敲門聲,范統從沉沉的睡眠中清醒。

一大清早的,誰在敲門啊?

揉著眼睛,準備站起身來時,發現自己的手被拉住了,轉頭一看,發現是一名金髮少年拉住他。

范統像是被雷閃一樣,一瞬間腦子無法運轉,愣愣看著被抓住的手,順著白皙的手臂往上看,一頭金黃色髮絲印入眼簾,頭法的主人像是嬰兒般,捲曲在床上,平順的呼吸音代表他的沉睡。

忘記外頭還有人,范統繼續傻傻呆愣在原處,沒有移動,也沒有放手,正確來說,他不知道要怎麼去解決這個尷尬的問題。

「范統,你要是再不開門,我就直接闖進去!」

明顯是不耐煩的語氣,范統終於想起外面有人的事實。

等等,這語氣、這口音,不是米重那隻八卦王嗎?要是被他看到我的房間內有個人,而這個人卻是東方城的敵方─西方城的頭頭後,依照米重愛護綾侍大人的個性……

瞬間,范統做出連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快速,用力一把抓起包裹在棉被裡的那爾西,然後用最快的速度狠狠把他丟進衣櫥內。

順了順口氣,范統雖然她不想承認他剛剛對那爾西做的事情,不過情況危急,他想……那爾西醒來後應該不會殺了他吧……應該?

「范統!」

接著是一連串的踹門聲。

喂喂喂!米重,門是被你踹來用的嗎?不要再踹了,你難道不知道宿舍的門很脆弱的嗎?要知道壞掉了可是我賠啊!

趕緊在可憐的門被踹壞前,范統打開門,看到米重一臉憤怒的看著他。

「范統,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居然睡到現在,剛剛連續拍打門,就連你的鄰居都聽到聲音,你居然還是沒反應,你是不是在做什麼虧心事!」

被說中一半,讓范統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嘴,呆呆看著米重激動的表情,然後才回過神。

「那個放心是我才有做呢,請你把我想成那種人。」

……那種虧心事我才沒有做呢,請你不要把想呈那種人……啊,算了,跟米重解釋是沒有用的。

而也無法反映范統語中的意思,也是呆呆好幾秒後,米重決定放棄跟范統的對話。

「算了,要不是看在等下聽說綾侍大人今天會出神王殿,我也不會跟你囉嗦那麼久。」

啊……真是抱歉,打擾你跟綾侍大人的約會。

「范統,最近人手有點不足夠,你要不要去帶一位新生居民?」

「什麼?你?」

不,我是說,我?我去帶新生居民?

「不是我,是你!我接到一個更大的比較多錢的任務,想說看你要不要去接新手來指導?」

原來是人家不要的任務啊,也對,像我這種人怎麼可能運氣那麼好,有任務做。

「不要就算了。」

看到范統這麼久沒有回話,米重當做范統放棄一樣,決定快點離開這裡,浪費時間。

「好!」

沒有跟他唱反調的詛咒,竟然難道說出正確的話,米重無奈看著范統。

「你看,說一個字不就好了嗎?繞那麼久幹嘛?」

我記得是你先開其他話題的……

沒有反駁米重的誤解,范統也看著米重,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好吧,這位新生居民住在你之前第一次來的房子內,應該知道在哪吧?」

知道。

「就先這樣啦。」

米重向事物想再多留在裡一刻,快速飛奔離開這裡,范統放棄跟米重道別,轉身進入屋內,然後看到他很頭痛的問題。

「你什麼時後睡著了?」

先是惡狠狠瞪著他看一眼,如果不是想到這裡是自己的房間,而且這裡是東方城,至少不會死得不明不白,不然第一個跟著米重衝出去的一定是范統。

為了發揮「這裡是我的房間,我是主人」的心態,范統順了順氣,接著繼續說。

「你還是快點回去東方城吧,這裡是你該待的地方。」

一出口,瞬間抹滅范統的自信,接著看到那爾西更加厭惡的表情,范統真的有股想要痛哭的衝動。

我會不會哪天真的被詛咒害死,我都不知道?!

放棄用言語溝通,范統走向放置紙筆的地方,拿起毛筆開始在紙上寫字。

你還是快點回去西方城吧,繼續待在這裡有危險。

那爾西看了一眼,先沉默許久,最後開口。

「你覺得外面充滿東方城的人下,我有可能活著回去西方城嗎?」

……這倒是個好問題,如果是他,一定一出房門,立刻被抓進神王殿的地牢吧。

那你要不要試著聯絡西方城的人,叫他們帶你回去?

那爾西鎖緊眉頭,忽然想到伊耶以及其他人對他的態度,那爾西也板起臉孔。

「不要!」

「什麼?!」

范統在聽到那兩個字,直接把想法說了出口。

不要?不要回去西方城,那你待在東方城有什麼意思?難道真的想要被神王電的人抓起來後,再一次又開戰了嗎?

那時間,范統心頭上感到一股憤怒,為什麼他可以說出像這種不愛惜生命的話呢?明明很多人都已經救過他,甚至月退為了他,幾乎是有求必應,就是不讓他身為西方城王子的身分喪失掉,但是……但是……

「你就這麼想死嗎?」

不經大腦的一句話,從范統口中說出,不只連他,那爾西的眼中也透出驚訝的眼神,不過立刻就被冷默蓋過去,最後是令人喘不過的的沉默。

隨便你,你愛留在這裡就繼續待著吧,如果被抓到了,我可是不會去承認的。我要出去了,旁邊的箱子裡有公家糧食,自己加減吃吧!

不懂自己突然生氣的原因,但只知道再繼續跟那爾西待在同個地方,或許不是被氣死就是被殺死,總而言之,范統已經為眼前這個人物列為危險級。

拿起自家武器放在腰間,打開房門後立刻加快腳步出去,連一刻也不想待,腳跟一轉,往新生居民住的地方走去。

一個藍色的瞳孔,從窗沿看著范統離去,最後垂下眼瞼。

「幹嘛生氣啊……」

 

第三排第十四房……

唉,東方城真的很愛錢,居然連新手住的地方也不改建一下,居然跟我上次來的時候完全一模一樣,這根本就是在欺負新手吧。

雖然沒有破爛到讓人大罵外,其實簡單來說,就是家徒四壁,什麼東西都沒有,幾乎都是從零開始。

站在第十四房前,范統開始回憶起當時米重茹何教導他……算了,還是不要想起好了,都是一些奇怪的回憶。

敲了敲房門,等待屋中的人回應,不過卻遲遲沒有人來應門,正當范統覺得奇怪時,房門打開了。

不過出現不是傻傻的新生居民,而是一隻手臂,用力把他拖進房間。

咦咦咦!!!不會吧,我開不會第一次接這種任務,就要被一個比自己還晚來的新生居民殺掉吧?!這個是什麼劇情走向啊!

沒有攻擊,也沒有聲音,范統慢慢睜開眼睛,在適應黑暗後,看到一名讓他錯愕的人。

「嚇!鬼啊!!!」

為什麼暉侍會在這邊?!

為什麼暉侍居然變成東方城的新生居民了?!

 


哇哈哈哈哈!!!!

我又出現啦!

距離上次發文的時間,已經過了兩個月了吧?

好遙遠的時間......

謝謝大家的支持,讓大家久等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誰,但是我會繼續努力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疑?
  • 為啥范統要接任務啊?
    他的嘴呢?
  • 為了還珞侍的債吧(誤(笑
    雖然范統的嘴很糟糕,但是也沒有糟糕到哪裡去啊,接應新生居民算可以勝任的。
    而且也不能每次都靠珞侍或是別人,還是要靠自己的。

    醉醉 於 2014/06/17 23: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