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依查庫。」
一名黑髮少年敲了敲門,卻遲遲等不到裡面的人回應他的聲音,等了又等,最後自己直接開門進去,發現自己要找的人就坐在桌子前,並且有嚴重的發呆傾向。
......
雖然說,是有公務在身,所以才到男子的辦公室,但是看到自己的下屬有嚴重怠忽職守的模樣,常理來講應該要大發雷霆。
但是,他對其他的下屬,可以生很大的氣,卻對眼前的少年無法生很大的氣,不要問他為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
眼前這名發呆明顯的少年,完全沒有發現黑髮少年已經走進去,完全沒發現他的眼睛裡有一絲絲怒火,原因就在於他手中的信。
這個明顯就是只會出現少女手中的夢幻少女信紙是怎樣,怎麼會該死的出現在艾依查庫的手上?!怠忽職守!很明顯的就是怠忽職守!!
「艾。依。查。庫!」
「嚇!!!艾伯李斯特,你嚇死人啊!」
看到自家長官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還是在偷偷摸摸的情況下,這實在是很......很糟糕的開始。
快速把手中的信用力塞回抽屜中,不過他的動作還是映入艾伯李斯特的眼中。
不爽的情緒,從艾伯李斯特的胸中湧上來。
「艾伯,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事,只不過是上級又發更麻煩的任務下來罷了!」
蛤?
完全無法理解艾伯怎麼突然用幾乎咬牙的語氣跟他說話。
「這個,就是任務內容,因為比較隱密,所以去的人只有你跟我。」
「是.......是這樣啊,那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任務。」
雖然平時都跟艾伯關係不錯,不過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艾伯李斯特,他的長官身邊有股明顯的黑火冒出。
「三天後出發!」
「欸!!!這麼快?」
「三天已經算很慢了,快點把你身邊那些奇怪東西處理掉,不要再讓我看到了!」
......不懂,完全不懂他自家長官的怒火來源。
打開任務袋,拿出裡面的紙張,看完內容後發現......
「這個任務地點,居然跟那封信一樣......」

駕馭馬匹,為了掩飾自己是軍人的身分,馬匹上面的人用極大的披風蓋住自己的身體,不過隱隱約約露出的刀柄稍稍顯露他們身分的不同。
略帶不爽的微微轉身,又第N次發現自家的下屬又在發呆,而且有一次比一次明顯的現象,怎麼,難道又在想那封信的事情?!
而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加上司不爽的情緒,艾依完全是走路不看路,陷入嚴重的發呆狀態,甚至如果不是艾伯提醒,可能走到不知名的地方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究竟是在想些什麼,難道一封信就對艾依查庫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但是,就算是這樣......就算是這樣......
不知道,他甚至有股,艾依查庫會離他遠去的感覺,到底是為什麼?

「是這裡嗎?」
聽到艾依查庫的聲音,艾伯李斯特才從自己的思緒中清醒,抬頭印入眼簾的,是一棟荒廢很久,沒有人整理的古世紀城堡。
「是的,上頭的人說,有很多士兵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了,所以我們要來釐清那些士兵的去向究竟到哪裡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就是上頭的人說法。」
「不就是士兵進了去後就再也沒出來,何必要叫我們去調查。」
「應該來說,進去再也沒出來的士兵已經高達五百多人左右了,聽說還有村民也是這種情況,上頭的人不僅要我們調查那些士兵的動向,還要安撫人心不要恐慌。」
「喔,是嗎?我看他們是太閒了吧。」
雖然艾依查庫嘴巴是這樣說,但是眼睛卻死盯著前方的古城堡看著,似乎對此又濃濃的興趣在。

艾依查庫,你究竟想幹嘛?
艾伯李斯特看到自家下屬又出神的狀況,完全猜不透他的目的。

皺起眉頭,艾伯李斯特一腳踢開眼前的障礙物,心中不禁咒罵幾聲。
老實說好了,這棟古城堡不要說是動物好了,跟本沒有人來過吧?!從進來到現在,地上其實有一層厚厚的灰層,但是按照說法,上上個禮拜左右才又有一個村民消失,但是地上完全沒有痕跡,不,應該說,是完全沒有生機,全部都是向積了好幾百年的灰層,如果有人,就會有最新的印痕,怎麼找就是沒有。
「喂,艾依查庫,你有什麼發現嗎?」
不想再搜查這個地方,艾伯用手遮住口鼻,揚起聲想要尋問自家下屬。
「艾依查庫?艾依查庫?!」
不管再多大的聲音,對方依舊沒有回聲,艾伯李斯特才發覺事情的不對勁。
該死!艾依查庫你最好祈禱妳不要有事!
艾伯李斯特開始往艾依查庫走的方向跑去,一路上完全沒有沒有看到艾依查庫的身影,艾伯李斯特的心中,不安的情緒越來越多,腳步越來越快。
順著腳印,踏上微微顫抖的樓梯,來到三樓,比起進入的大門,這裡多了陰沉,有股讓人無法喘過來的壓力。
接著艾伯李斯特發現他迷失方向,因為順著腳印上來後,其後再也沒有腳印了,意思是,他不知道艾依查庫是往左還是往右了。
「可惡!」
順著第一反應,他決定往右邊開始尋找,沒有,什麼都沒有,每個房間都沒有人在。
終於,在一個轉角的小黑房,看到熟悉的金髮。
「艾依......查庫?」
金髮少年倒臥在黑房內,完全沒有活動的現象,甚至有種感覺,他要被拖進去那黑漆漆的房間內!
「艾依查庫!」
不管是不是自家下屬願意被拖進去,他往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身體,想要將他拉回到光明地方,但是發現自身的力量無法與其抗衡。
「艾伯......李斯特?」
似乎有點清醒的艾依,發現自己被擁入一個溫暖而且害怕失去的懷抱中,抬頭發現是自家上司時,驚訝的睜大眼睛。
「給我起來!」
沒辦法啊,艾伯,我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
雖然想要回應對方的慌張,但是卻漸漸沒有力氣,只想要眼前的人快點逃,至少在他死前,不要看到他重視的人也一起葬入黃泉。
快逃,艾伯李斯特,快走......
「混帳!!!」
決定放手一搏,使勁全身力氣想要將艾依拉離開,接著......

「你是誰?」
痾?!
此時,艾伯李斯特也發現自己被包圍在一片黑暗中,懷裡還有昏迷過去的艾依。
「誰?!難道你救是凶手?!」
「凶手?不,我只是在挑選適合的人選。」
人選?什麼鬼?
「呵呵,看起來你似乎也不錯,不如,你也一起拖下水吧!」
「什.......」
接著,在艾伯李斯特最後的意識中,只看到金眸的雙眼,以及一雙白手套。

「欸,你覺得要怎麼處理這兩個人啊,你看你看,居然擁抱在一起,真是讓人真困擾。」
我完全感覺不出來妳有任何困擾啊,大小姐。
古魯瓦爾多心中這樣想,不過他懶得跟眼前棕紅長髮的人偶爭,因為他知道,最後會變成全部都是她對。
「呵呵,管他的囉,既然布勞有心,那我也不要辜負他囉。」
看到大小姐眼中雖然帶有笑意,但是,卻有種要玩弄別人的感覺,開始替他們擔心會不會被大小姐玩死。
不過,古魯瓦爾多轉頭看著眼前一黑一金的軍人時,他們互相依偎的樣子,他的腦中閃到白色的髮絲,但是,就是想不起那個白色髮絲人的臉。
「古魯古魯,你放心吧,我會幫你找到同伴的,呵呵。」
.......可以,不要嗎?大小姐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