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至卷末  (注意:是只有到卷末,卷外沒有)

CP:暉、那、范

警告:廢文,謝謝。




雖然很不想去承認,但是當一個證據,尤其是一個活生生、會呼吸的人在你面前時,你就不得不去承認……

「我相信什麼人活後死去這種說法的。」

再怎麼講,雖然我的心裡知道那個人住在我身體裡,但是那是個靈魂啊,他的肉體已經不在了,死後復生這種事情怎麼可能!

「哎呀,范統你就不要在那邊哀聲嘆氣的,已經木已成舟啦,就不要這麼苦惱。」

混帳,誰為你苦惱啊,重點是你出現在東方城根本就很可怕,要是被發現那怎麼辦,再被當成一次叛徒,被滅掉?

先是那爾西,再來是暉侍變回活生生的人,天啊,這對兄弟是想要幹嘛,會不會太湊巧了點?

「放心吧,好像沒有太多人知道,就算知道我也會去洗腦他的!」

洗腦?!你這是什麼奇怪的發言詞?你這樣隨隨便便出去我很不放心啊!

「對了,范統你來幹嘛的?」

「錯喔,你來當我的導遊的……」

「欸?我要當范統導遊啊,感覺好好玩喔。」

麻煩你不要用這麼輕鬆的語氣來吐我槽!你明知道我會講反話的,居然還接了我的話,你把我當成什麼?

突然覺得,直接用心靈溝通真方便,不用在這裡活受罪。

「舊生居民是不要去學苑上課的,但是如果你不出現在學苑……」

不敢想像!!!

音侍或許還好,綾侍跟違侍想到就頭痛,如果出去學苑,搞不好一出新手村可能就直接被抓進大牢裡了吧?在怎麼說,對他們來講,暉侍就是個叛徒,無庸置疑的。

「啊,范統,不用這麼擔心啦,他們不會這麼狠心把以前的同事關起來的。」

不,我覺得會,而且是一定。

「不過,嘴巴上是這樣說,如果真的碰到他們,我想還是要去面對。」

因為暉侍這句話,范統一時間不知道該回應他什麼。

是啊,要躲能躲多久,暉侍這東方城也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不用等其他四個人,路上隨便像米重這種人看到,多半也是難逃一死。

「啊,好餓喔,范統,我想吃飯。」

「都已經早上了,你想私家糧食開始收了嗎?不應該去收的。」

「對啊對啊,范統我們一起去領吧。」

喔喔,好……不對!

「行!我要留在這裡。」

一手抓住暉侍得手臂,阻止他在往門那邊移動,誰知道他會不會前腳一出就被抓了,他很擔心啊。

「欸,但是范統,這樣就不能吃那個很難吃沒營養的公家糧食的。」

我知道,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吃……現在重點是你不能出去!

「……我去拿吧。」

 

幸好發放公家糧食的人不會多問你為甚麼多拿一份的理由,不然不知道要找什麼借口了。

食量大?

每天去拿得人,用這種藉口好像有點爛……

范統走在黃昏的東方城街道上,手上拿著兩份公家糧食,一邊嘆氣往新手村的方向走去。

街上的人大多都慢慢回家去,沒有太多人注意到范統的行為舉止,所以一路上沒有碰到奇奇怪怪的事情。

該怎麼辦,總不能讓他一直住在新手村啊,我記得到一定的時候,新手村是不能讓新生居民一直住下去的,到時後要是搬到宿舍,還是會被認出來的。

偷偷去告訴音侍大人?怎麼感覺有點不可靠,要是如果她不小心走漏風聲告訴綾侍大人,只會死得更慘,搞不好連自己都會被牽連進去,想要救暉侍也沒辦法了。

還有誰……還有誰可以幫忙?打通電話給月退……這樣好像也太煩麼人家,一國之王也是很忙的吧,雖然常常聽矮子說他不負責任,公文都丟給大臣們,但是遠在西方城,也救不了遠火吧。

太專注思考,范統沒有注意到後方有個人發現了他,並且往他的方向走近。

「范統。」

「嚇!」

太專注又被嚇到的情形下,往前移動,手上的公家糧食岌岌可危的有翻倒的傾向。

就在一樁慘案要發生在范統眼前時,一雙細白的雙手穩穩扶助了。

「范統,浪費公家糧食不太好喔,由其你還拿了兩份……」

還不知道是誰害的!

看到手上的食物安然無恙後,范統終於知道是誰讓他差點打翻的凶手。

「怎麼了?范統?」

珞侍發現范統用一種無奈的眼神看著他,完全不知道為甚麼要這樣看著他。

「有事有事。」

范統最後放棄跟珞侍溝通的機會,從他手裡握穩公家糧食後,開始踏出一步回新手村……

「等一上,我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應該在聖西羅宮嗎?」

「……范統,這種話私底下講就好。」

對不起,一切請怪罪於詛咒的錯!

「批公文累了,所以就想出來逛逛,一來活動身體,二來了解民情。」

喔喔,珞侍你真是越來越有皇帝的樣子了呢,關心像我們這種平民老百姓也是很重要的。

「不過,范統你為什麼是拿著食物往新手村的方向走,你不是住在宿舍裡嗎?」

啊,差點就要把珞侍一同帶進去了!

要是被珞侍發現,按照他的實力一定是打不贏的,如果是暉侍,總覺得他會傻傻的跟人家跑了,他又怎麼可能傷害他最親愛的弟弟呢。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股怨氣往上衝,仔細想想,他都未見過他有為他生氣過,抱不平過,都是拉他過河,跟他搶身體什麼的,全都是些不正經的事情。

微微的,握住餐盤的手,更加緊緊握住。

「范統,你怎麼啦?」

查覺到身旁的友人不同於平時的情緒,珞侍有點擔心的問著。

「有……有事,聽來是你走錯方向,你不應該往這邊走的,你們走吧。」

決定用裝傻的方式草草帶過,雖然范統的態度已經讓珞侍起了大大的問號。

「錯了,我探查敵情有什麼出錯嗎?」

正確說,是你探查民情有什麼發現嗎?

「敵情嗎?我想月退應該在打混吧?」

幹嘛認真的接我的話,我看你今天出來是專門找我碴的吧?!

「哈哈,我說笑的,范統你不要真的相信啊。」

……珞侍,你累了吧,你還是快點回去休息吧。

可能是今天驚嚇過度,看到暉侍活生生的在自己眼前,范統有種無力的感覺湧上。

跟著范統來到宿舍門口,一時興起提出也想要進去參觀。

「沒什麼不好看的?我還是慢點回來吧,不然大家會忘記你的。」

「放心吧,我有跟留張紙條在桌上,他們不會擔心的。」

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個方法好像也是某國王常做的事……

「有的時候,有些方法是很好用的喔!」

珞侍被教壞了,這個城完蛋了啦!

「呼,好久沒有看到444房的房門了,好懷念那時後的日子。」

是啊,那個時候的我們,好讓人懷念。

「范統,快開門吧!」

「咦?!我要出去嗎?很好吧!」

「放心吧,我就只是像參觀朋友房間一樣的進去罷了。」

不,我完全感覺不出來你只是想要進去參觀這種想法那麼單純!

「那……那你等我,讓我先進去整理!」

「欸?好吧。」

原本想要一舉闖進444號房,但是看到范統慌張的神情,珞侍決定還是給范統一點隱私權好,畢竟朋友再好,也不好意思亂打擾人家的私生活。

「那我就先去外面等了!」

一聽到珞侍居然沒有強硬的態度拒絕,范統幾乎是用他最快的速度打開房門、閃身,然後關上。

「……從來沒有看過這傢伙這麼快過……」


--------------------------------------------------------------------------------------------

大家好(揉眼

好久不見,距離我上次發文的時間已經快逼近半年了,其中一半是我混一半是功課壓力太大,所以我跟你們說聲對不起喔喔喔喔喔QAQQ

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過我,像我這種不負責的寫文者,如果有人還願意留下來看,我愛你們!!!

那麼,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後再發文(默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