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114

驛站充滿人,有人不捨、有人匆忙、有人高興,一個驛站,充滿各式各樣人的情緒,滿滿的,在這個空間無限擴張。

「唉呀呀,所以我才討厭來這種地方,太多太多人類的思想了啦。」

在人來人往的月台柱之間,一個粉紅波浪長髮的少女不耐煩的說。

在她一旁的黑髮長髮少女則是沉默不語,就算一堆一堆的人從旁經過也不所謂,因為,那不關她的事。

「我說妳呀,好歹妳的好友要離開了,妳也有點情緒唄。」

 粉紅長髮少女帶著嘲笑的聲音對沉默的夥伴說。

「……這裡,已經太多情緒了,沒必要。」

黑髮少女冷靜的說。

「哈哈,還必這樣呢?我只是回去而已。」

粉紅長髮少女大笑的說。

「…..」

黑髮少女一就沉默不語。

粉紅長髮少女看了她一眼,心中嘆了一口氣。

「如果可以,我會盡量回來的,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我絕對不會丟下妳的。」粉紅長髮少女開朗的說。

黑髮少女依舊低頭不語,還是無法接受,分離。

「啊,車來了,好啦,別沮喪了,我會回來的。」

粉紅長髮少女看到她所搭的車子,然後對黑髮少女說。

語畢,粉紅長髮少女奔向車子,確認過車票後,腳也踏上車內。

如果,我說,不要妳離開呢?不要妳走呢?不要管妳那個莫名其妙的家族,留下來,妳會答應嗎?會嗎?

黑髮少女終於無法抵過思念,抬頭想記住搭擋的身影,淚,也流下。

 

第一章

  「叮噹、叮噹…咻咻……」

火車通過的聲音,讓基隆市的人們每每聽見,對他們而言,這是每天都有的事情,一天45班次,一星期315班次,一個月1260班次,一年15120班次,如果沒辦法忍受這些聲音,他們想,他們也沒辦法了。

  「咻咻……咻咻…..噹噹噹噹」

  站在火車站門口前,一個背著旅行袋的少年,口中握著他在家鄉的車站前便利商店所列印出來的A4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文字,偶而穿插一些地圖,但是,在他理解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對他而言還是一團螞蟻。

  「唉,這麼複雜,誰看得懂啊。」

  少年嘆了一口氣,心中雖然怨恨,但還是繼續尋找著。

  「妃姐說過,她家就是蓋在鐵道旁邊,這樣只要沿著鐵路走就行了。」

  少年用力的點頭,更加確定他的想法沒有錯,雖然每次當他有這種想法的時候,通常都是錯誤的,但他依舊去執行他的理念。

  沿著鐵軌走,看著火車從一旁經過,少年對於每天都有這麼多火車要行駛,感到訝異,因為在他自己的家鄉那邊,火車如果有準時開的話,就讓人嘖嘖稱奇了。

  「嗯……真是忙碌的城市。」

  少年喃喃自語說。

  望著天空,看著火車經過,少年漸漸發覺到,他好像又迷路了。

  「天啊,不是在鐵軌旁嗎?為什麼連這樣也可以迷路啊?」

  少年悲慘的大喊,對於自己會一直迷路困惑著。

  「唉,只能回頭了,走回火車站再來一次了。」

  少年嘆氣,就在他回頭的那霎那,鐵軌成了雜草叢生的地方,一旁的建築物成了空屋,就像世界末日一般,毫無生氣。

  「什麼....什麼啊?這是什麼?開玩笑嗎?一秒之內怎麼會有這種景象?」

  少年企圖從正確的邏輯思考裡化解這詭異的氣氛,但是,這個宛如世界末日的景象,依舊在他眼前呈現,沒有消失,沒有任何改變。

  少年開始害怕的緊握著背帶,開始往前跑,想要把這景象很狠的甩到後頭。

  「嗚,不要,不要這樣,這一點都不好玩。」

  少年開始發出害怕的語氣,對於這班景象,除了恐懼外,他已經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了。

  忽然,少年看到了,一個少女,就坐在鐵軌一旁的矮牆上,低頭用她的腳玩弄地上的石頭,上年就像看到救星一般,立刻衝上前。

  「喂!喂!」

  少年大喊,想要引起少女得注意力,而少女就像他所願的,抬起頭來看著他。

  「啊……」

  少年停下腳步,因為他看呆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美麗的人。

  少女一頭烏黑直髮,眼睛是柳眼,眼裡的黑珠子,是星眸,明眸皓齒……不,用這四個字根本無法形容她,而且,她好像……好像,他國中喜歡的那位女同學!

啊,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少年繼續跨大他的腳步,更快的到少女的旁邊,一把抓住她的細手。

  「快點,快點逃呀!妳沒發覺這裡怪怪的嗎?」

  少年對少女大喊。

  而少女對少年則是用無法相信的眼睛看著他,彷彿無法相信少年會對她說出這種話出來,這跟她料想的不一樣啊。

  「你……為什麼?」

  少女開啟朱唇開口說話。

  「還為什麼?你當沒看到這裡突然變成這樣子了嗎?」

  少年忽然怒氣上身似的,不能理解少女的遲疑到底從哪裡出現的。

  「你為什麼沒有被我迷惑?」

  少女說出她完整的疑問。

  「啊?」

  少年也突然無法理解的的想法,疑惑?被她嗎?為什麼?

  「這個不是你最喜歡的女孩子嗎?難道我的計算有錯誤?」

  少女忽然大叫。

  什麼?喜歡的女孩子?計算有錯誤?等等!這是什麼情形?這個女孩子再說什麼?我喜歡的女孩子?她不是本人嗎?不對,不可能,我喜歡的人,是個戀家的人,不可能一個人自己來到這麼遠的地方!

  「妳……到底在說什麼?」

  少年也說出他的疑問。

  「不對,我的計算絕對不會有錯的,你只是還沒迷惑罷了!」

  少女忽然甩掉少年的手,慢慢得從矮牆上站起來,星眸不再是星眸,而是帶著怨恨的眼睛。

  「快!快點會我的美色迷惑啊!」

  少女對少年大喊。

  少年被嚇到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喜歡的她大喊,還是那麼失控的大喊,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哈哈,想不到妳也有失算的時候。」

  一個聲音從天降下。

  少年跟少女齊頭往上看,看到一個穿著奇怪衣服的少女,眼中帶著一思嘲笑,身體輕盈的降下來,這……這身衣服,根本就像從動漫裡面走出來的人啊啊啊!

  「哼,就算是我計算錯誤,我也要把他吃了!」

   少女忽然緊緊抓住少年的身體,張開嘴巴……

  等等!!!把我吃了?!什麼跟什麼?我最喜歡的人要把我吃了?我要感到高興還是悲哀啊?慶幸我有生之年能夠這麼樣近距離看到我喜歡的人,還是我該弔哀我英年早逝?不對啊,這兩個死法我都不要啊!

  「刷。」

  一個用刀撕裂的聲音從少年耳邊發出。

  「哼,不想死的話,就閃遠點,少礙事。」

  奇裝異服的少女對少年說。

  少年愣愣的做在鐵軌上,看著兩個少女互相打鬥,開上去勸架嗎?但是,那個奇怪的上女帶著刀,感覺比較危險,我應該先架住她才對。

  「不!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阻止我?」

  簍簍退敗的少女發出不悅的叫聲。

  「當然要阻止妳呀,趁妳還在飢餓的時候,是最好消滅的時候了,不趁現在趁何時呢?」

   奇裝異服的少女瞪大了眼睛,舉起刀子準備再向少女揮去。

  「等等!」

  少年忽然大叫。

  兩個少女停下了動作,一起看向少年,疑惑看著他。

  「哦…..有必要,這樣互相殘殺嗎?」

  少年發出戰鬥後第一個疑問。

  「蛤,你還不知道嗎?剛剛這個人可是想把你殺了吃掉!」

  奇裝異服的少女對少年說。

  「吃……吃掉我?!為什麼?為什麼?」

  少年有點被嚇到的往後退。

  「為了有更多力量去吃更多男人呀。」

  奇裝異服的少女繼續說。

「你真的都沒察覺到嗎?我還在想說,你能夠這麼清醒,是沒被她迷惑呢。」

  少年依舊帶著驚嚇迷惑的神情看著他。

  「求求你,救救我。」

  一旁受傷的少女突然向少年求救。

  「夠了,別在求助了,讓我送你上青天吧,妳放心,我這把刀不像其他人,我這把可是專門送人去天堂的喔。」

  奇裝異服的少女微笑說。

  「為什麼?為什麼妳會想吃了我?」

  少年繼續發問。

  奇裝異服的少女帶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少年,不能理解她問什麼這麼問。

  「妳……妳有什麼怨恨嗎?」

  少年繼續問少女。

  時間彷彿靜止,沒有人敢動,沒有人再說話。

  「真麻煩!不要打擾我工作好嗎?」

  奇裝異服的少女終於不耐煩了。

  「我……我也不是願意的。」

  受傷的少女忽然哭出來。

  「有誰願意這樣落魄啊!就算是當鬼,我們鬼還是有尊嚴啊!」

  當少女邊哭喊時,她的臉上的肉慢慢掉落,肉出裡面的蒼白的骨頭。

  「我是被陷害的,如果那時候,如果那時候我能夠先一步的查覺就好了。」

  少女哭倒彎下腰,太痛苦了,那段回憶,太痛苦了,她一點也不想回憶起來。



------------------------------------------------------------------------------------

各位夜安,這裡是罪君。

好久沒上來更文了,結果一更不是同人,而是自創

不忍說,本來說好要把同人完結,最後有點沒梗,挖梗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篇其實是很久以前打的,看過一遍後,決定羞恥一下,自創小說就出來跟大家見面囉(掩面

希望大家會喜歡><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