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只至卷末,無卷外。

CP:暉那范。(這CP好複雜啊......

注意:嗯?不可以追殺我喔

 

 

 

 

 

 

 

 

「喂!暉侍,你快點躲起來。」

說完這句話後,范統瞬間後悔,

「你是哪隻眼睛瞎掉?居然把我認成那個笨蛋!」

對不起!我錯了!不要再瞪我了!

范統一進門就看到那爾西殺氣騰騰的眼神,有種衝動想要往外逃的想法。

「你到底去哪裡?就這麼不負責任得把人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嗎?」

咦?在抱怨?那爾西在跟我抱怨嗎?哇嗚,有種『真難得』的感覺湧上來。

「結果?你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慌慌張張的?」

「這個嗎……一時也說不完的,啊哈哈哈,你就別問了吧,對了,那爾西,想來想去你從虛空二區回來還沒洗過澡吧?要不要先去洗個澡呢?去吧去吧?」

「……」

就在范統半強迫的情況之下,那爾西居然乖乖的進入浴室中,在進去的那一瞬間,范統似乎聽到那爾西的喃喃自語。

「有陰謀……」

什麼陰謀啊?這位大爺,你出現在東方城才是真正的陰謀吧?冤枉啊大人。

「總而言之,你就先在裡面洗個澡吧,等等發生什麼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強硬的把那爾西推進浴室後,范統用最快收拾房間的環境,然後兩腳併一步把房門打開。

「抱歉抱歉,讓你久等了。」

「……沒關係,范統,你該不會是在房間裡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不然這麼慌張?」

「啥?有啊,當然有啊。」

裝成這個樣子還說沒有,誰會相信啊?

珞侍心中無奈的嘆口氣,其實從以前到現在,他就認定范統是個老好人,根本不會說謊,每次都笨手笨腳的,他還是他見過最多次從重生池重生的新生居民,要是如果不是有噗哈哈哈,搞不好直接被噬魂之光滅掉的一天也會來臨的。

「范統,我不是要怪你的意思,而是你有什麼困難,你可以直接開口跟我講。」

「……抱歉,珞侍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真的隱瞞了什麼事?」

……我要收回我的歉意!珞侍,你分明是來陰我的吧?!

「哈哈,不要那麼緊張,我相信你。」

珞侍壞掉了,把以前純真善良的珞侍還來!

「對了,前些日子不是有個帶領新生居民的工作嗎?還好吧?只是帶個新人而已。」

「那個……不太好,是,我是說不是很好。」

「啊,這麼說來,看起來還好吧,我還在擔心你會搞砸了。」

幹嘛好像把我說的很糟糕!雖然說我好像本來就很糟糕,等等,這種自己吐槽自己的行為是怎樣。

「好吧,其實我也只是出來混混,不然一直在辦公超無聊的,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月退經常跑走的原因了。」

「……請你要學習月退!」

請不要學習月退!在西方城至少還有那爾西可以頂著,這裡根本沒有人可以幫你毫無怨言的頂著那成堆公文的!請不要隨便就學習這種糟糕的東西!

「……哈哈,范統你的表情好豐富喔。」

「是是,真是對不起,我的表情可以愉悅到你。」

「不過真是太好了,看起來你過得還滿舒服的吧?」

「大致上還可以死的去,還可以餓昏過去。」

「……我以為你公家糧食領的很高興。」

我說過了!!!不要挑我的語病!!!可以,要如果不是看在你現在是國王,我一定要揭穿你邪惡的真面目!!!

「其實呢,我有點過不習慣,不是每天開會,就是看公文,終於知道母親侍過怎樣的日子了。」

……

跟珞侍相處那麼久,還看著他登上東方城的國王,每次在神王殿外遠遠看到他,都快要忘記他只不過是個還沒滿二十歲的年輕人。

「而且……我還是不知道要如何跟西方城的人相處,雖然說那邊有月退跟壁柔,但是……」

但是他們在那邊,一個只是盔甲、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在聖西羅宮的王座上,老實說,要找他們求助,根本是困難,況且每次出面跟東方城交談的,是那爾西,不管過多久,我想珞侍對於那爾西殺死他的那個印象,大概也很難忘記吧。

「收心吧,會有事情的,雖然說你們沒有什麼用,但是至少月退還是個奴。」

……奴……?這種話被聽到了,一定會被矮子給殺死的!一定會!

「哈哈哈,范統,真不知道你說反話到底什麼時候好。」

嗚嗚嗚,珞侍病了,還我真正的珞侍來!!!

「范統。」

「嗯?」

「以後我有什麼請求,可以過來找你吧?」

「當然可以,不過我的能力有限。」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做太過分的事情的。」

我剛剛是不是答應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我到底答應了什麼可怖契約!!!

「大概要回去了,不然音侍可能會哭給我看。」

哭給你看……深深覺得音侍大人,不管過了多少年,你的個性還是一樣……糟糕?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可以順便看看民情。」

「是嗎?那你自己要小心啊。」

「放心,我是誰啊!」

站在窗邊,目送珞侍慢慢走遠,范統心中深深鬆了一口氣。

范統立刻拉上窗簾,確定窗簾把窗戶每個角落都遮住後,他不由自主的又開始緊張。

送走一個小神,結果還有個大神,而且還是超級大惡魔,我到底犯了什麼孽,怎麼不是美女而是接二連三的麻煩!

范統兩手握緊在一起,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敲門出聲。

「那……那爾西,我在裡面還好嗎?」

「……」

沒有回應?!難……難道正在思考要怎麼把我滅口嗎?!也對,一個人渾身落魄的在虛空二區後,還在別國慘招不人道的待遇,是人都會生氣,更何況那爾西還是養尊處優的王子。

抖抖抖……那爾西大人,你再不出聲,就別怪我硬闖進去了!

「……我要進去囉?」

雖然說,很不想再繼續管那爾西到底怎麼了,但是,要是如果那爾西昏死在浴室裡面……大概可以成為鎮上的頭版頭條了……

千萬不要有這種事情發生啊,我還沒有交到女朋友,就有個負面新聞在身上,這樣會降低名聲的,會被降低的!

一把拉開浴室門,就看到那爾西依靠在浴缸旁,雙眼閉上的靠在那邊。

這個模樣,是睡著了?

更拉開浴室門,范統輕輕的靠近那爾西旁邊,靠近仔細一看,發現那爾西真的睡著了,而且睡的還蠻沉的。

可能是太累了吧,又被我硬推進浴室裡沒有好好休息到,就這樣睡著了吧。

「那爾西,不要在這裡睡。」

不忍心看到那爾西站著睡在浴缸旁邊,范統輕輕搖動他的肩膀,但因為搖得太輕,那爾西並沒有因此醒來。

……第一次發現那爾西這麼會睡,月退跟暉侍都沒有這麼會睡過。

慢慢的,范統越搖越大力,結果那爾西一個平衡點不對,就這麼碰的一聲……

好……好重……

因為搖的太大力,一個不注意,那爾西的身體開始往范統的身上倒去,而范統的身後不是別的,當然是貧乏的宿舍中,小小浴室所硬塞進去的浴缸內。

好痛啊……天啊,我的後腦勺,媽的,我要去跟月退抗議,叫他們不要再隨隨便便把自己家的王子哥哥亂丟,然後再造成別人的困擾!!

「那……爾西,我給你起來,不要睡了!」

就算你是王子,再怎麼睡也要有個限度。

終於,那爾西有了反應,緩緩的從范統的懷中抬起頭,睡眼惺忪的看著范統。

「你是……范……統……」

因為剛剛才睡醒的關係,那爾西傭攏懶散的聲音從嘴巴發出,這是范統從來沒有看過的那爾西,跟他平時嚴厲的模樣完全不一樣。

「告訴我,剛剛來的人是誰?」

「這……這個,唉呀,那爾西你先起來再說,你好重!」

「為什麼?我為什麼就必須待在你破爛的廁所裡去躲避任何人?!」

……什……什麼?

而後,范統就再也沒有聽到那爾西的聲音,扳起她的臉才發現他又睡過去了。

「……」

剛剛是那爾西的真心話?

范統心中琢磨著,雖說去找月退時,偶而可以看見那爾西,卻從未去跟他說過話,一半他是西方成的王子,一半是……他不知道他要跟那爾西說些什麼。

甚至不知道如果又發生剛剛的情況,他不知道要怎麼回覆那爾西的話,因為他不敢想像那爾西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

啦啦啦,大家安安

好久不見!!!

我能生出文出來,我真的超級感動的啊!!!

而且久久才上來,我就看到破2萬這數字,我有點受寵若驚!QWQ!

謝謝大家的支持,請各位ㄉㄉ鞭打不成才的我!!!

另外我要徵招催稿小精靈(?)否則我大概又會玩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