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這裡是BL文居多,請慎入。上學中,腦細胞死很多。

文: 沉月之鑰 至 卷末 (不卷外)

CP: 暉侍X那爾西X范統

警告:........希望大家接受了QWQ

 

 

 

 

 

 

 

啾啾啾。

這聲音是,鳥叫聲。

范統揉揉眼睛從桌上爬起來,經過昨天的折騰,把那爾西在床上安頓之後,出門拿了兩份公家糧食,回來後發現床上某人的睡姿沒有任何變動,依舊睡的死沉沉的。

真不愧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王子嗎?連睡個覺也那麼優雅。

把手中另一份擱置在桌上,坐在椅子上默默吃著公家糧食,不過看著那爾西的睡臉,范統越來越吃不太下去,最後他把吃剩與那爾西那一份,一同收進櫃子內,轉身進浴室內梳洗過後,就趴在書桌上進入睡眠中。

總不能一直把那爾西留在這裡,姑且先不論他在東方城是被公幹的那位,終究是名西方成的王子,高高在上、養尊處優的人,如果不是認識到月退、認識到珞侍,這類型的人大概是他一輩子都不會碰到的。

不過,雖然說月退、珞侍都與那爾西同樣是皇室之人,那爾西卻很遙遠,每次見面都有種距離感,想要與他溝通互動,都被他帶刺的行為拒於千里之外。

……是不懂與人相處嗎?老是板著一張臉,真想看看他其他種表情。

在心中碎碎情況下,范統趴在硬梆梆的桌面上迎接隔日的太陽。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那爾西坐在床邊看著他。

「……睡著也不會說一聲嗎?」
「看你睡得沉,不想叫你。」

「那還真是對不起你啊,要吃晚餐嗎?」

「不了……」

………咕嚕。

「有關係,反正都是公家糧食,那些人也不會去計較你拿多少份的。」

「……謝謝。」

心不甘情不願的道謝,雖然說在聖西羅宮很習慣有人服侍,但對方並不是宮內侍女,而是自家國王的朋友,雖然在聚會上可以看到這人,不過也很少與他有交談,更不用說現在的狀況。

「唉,你看你再去重新拿公家糧食好了,都涼掉了。」

范統打開櫥櫃,本來想說就跟以前一樣,開始把昨天拿的吃完,就算是公家糧食但糟蹋食物還是不好的行為。

不過仔細想想,對方可是王子,還是重新拿好了。

「你手上不是就有一份,幹嘛要重新拿一份。」

看到范統本來想要從櫥櫃拿出來的公家糧食又放回去,那爾西冷冷的問。

「就冷掉了啊,反正不用走多遠,重新拿一份也沒關係。」

「不需要!」

突然被那爾西的大叫嚇了一跳,一臉錯愕看著那爾西不理解他剛剛的行為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的很麻煩,真的。」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做錯,范統急忙說自己真的不介意,叫那爾西不用覺得自己造成麻煩。

廢話,要是如果不好好伺候這位大爺,要是他哪天心情不爽跑來東方城大幹一架,死的人可是我,被珞侍罵死!

「……其實你大可把我帶去神王殿,不需要把我留在這裡。」

「哦……沒關係啊,你要走多久都沒關係的。」

不,是住多久都沒關係,就算你要走至少不要現在走!

那爾西看著范統,其實他心中想說范統根本不用這麼費心的照顧他,把他丟在神王殿門口,反正他只要走進去找……月退的朋友,好像就叫珞侍吧?

反正以他的身分,至少可以得到比這裡還要更好的生活起居。

「你就先待在這裡,我先去領早餐吧。」

不想再跟那爾西爭辯下去,范統穿好鞋子飛快的打開房門關上,用很快的腳步遠離444號房。

天啊,他到底懂不懂他現在的處境啊,不待在我房間在這種光天化日下就這麼走出去,就算他很厲害,但是在東方城內就是一對多,不用等到珞侍他們救他,大概就被那些暴民打死了吧。

不行不行,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雖然說平時和那爾西沒有什麼交集,但隨隨便便讓他陷入危機中,他實在是做不到。

「啊啊,煩死了。」

范統不耐煩抓抓頭,踏出宿舍大門走向糧食發放處。

另一方面,完全沒有機會抓住范統,那爾西就看著關上的房門,接著房內就恢復沉靜,好似剛剛都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搞不懂幹嘛要留我這種麻煩下來,正常來講一般人看到他就好像看到麻煩,早就對他躲的多遠就多遠,哪有心思管他住得舒不舒服。

其實每次他何嘗不是不知道每個人都在躲他,否則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暫居在范統又小又窄的宿舍內。

但是……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與人這樣相處過了,從他不被父王重視開始?還是從他殺了恩格萊爾坐上少帝開始?

不過,他發現,他很喜歡剛剛的樣子,或許不去神王殿也沒關係,反正那個人也不會介意他住這裡。

「你回來了。」

范統端著兩份熱騰騰的公家糧食,本來以為那爾西可能會離開,最好的情況就是在門口瞪著他回來,結果他發現……

「這本是東方城的課本嗎?其實還蠻簡單的。」

……

「你在看什麼啊!!!」

一回來就看到那爾西居然坐在椅子上在翻他放在桌上的符咒學課本,而且居然跟他說很簡單……我被一個第一次翻課本的人說很簡單。

「因為實在是太無聊了,就隨手拿起來看看罷了。」

「請不要這樣子,亂翻別人的東西不太好吧。」

「嗯。」

那爾西沒有繼續理會,依舊自顧自繼續看著,范統在旁邊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不能把書奪過來不要人家看,畢竟不是什麼隱私的東西,只好隨他去了。

「拿走,多少吃一點。」

忍住想要碎碎念的衝動,把其中一份的公家糧食放在那爾西桌前,自己則是回頭坐在床邊開始吃起來。

那爾西看到范統放在桌上的公家糧食後,放下書看了一眼。

「這是你的早餐?」

「嗯,這是由神王殿免費發放的公家糧食。」

拿起雜糧麵包在手上捏了捏,放在嘴裡輕輕咬了一口。

「難吃。」

立刻被嫌棄,范統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有得吃就好了,不要讚美,我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去餐館。」

「你很窮嗎?」

正中紅心。

死那爾西,哪點不提居然說我的痛,雖然說珞侍很不甘願的幫我還了錢,但我還是一貧如洗啊,因為沒辦法達到高階的流蘇,就沒辦法得到更多的錢,你以為大家都很喜歡吃公家糧食嗎?可惡的有錢人!

「是,所以只能讓你吃這種食物。」

……

那爾西沉默了一會後,又吃了一口麵包。

居然……吃下去了。

傻傻的看著那爾西又吃了一口,而且比起剛剛小小一口,這次是正常的份量吃下去。

「咳咳咳……」

接著那爾西被偏乾燥的麵包嗆到。

「吃口豆漿啊,就在旁邊而已!」

趕緊把自己的那份放在床上,扶著那爾西喝了口豆漿,試著拍拍他的背讓他順順食道不要讓麵包卡住,確定臉色比較沒有潮紅後,才停下動作。

「吃慢點,公家糧食的麵包通常都很溼,要吃太多不然又會發生剛剛的情形。」

「嗯……」

幹嘛?突然安靜下來?

不理解那爾西突然沉默下來,才發現他的手居然還放在那爾西的背上,急忙離開那爾西身邊坐回床上。

會被殺掉會被殺掉的。

不過那爾西像是不想理會,繼續拿起麵包吃著,這次他吃的比較慢,並且吃一口就喝一口豆漿。

……沒生氣?

發現那爾西完全沒有反應,范統重新端起他自己那份早餐,開始吃起來。

吃著吃著,他的目光從那爾西身上轉移到桌上的物品。

嗯……七點五十分了啊……

……

……

……

七點五十分……了?!

「該活!!!」

范統突然站起來,他完全忘記暉侍了,都這種時間點了,暉侍應該早就起床了,要是他遲遲等不到我過去,就妄想出來找我該怎麼辦?!

大概街上會傳暉侍大人復活啦!!!這種消息出來。

「那爾西,你要出門工作一下,你就待在這裡隨你看,不要出去就好。」

「……你要出去嗎?」

「對,肚子餓的話櫥櫃還有糧食可以拿去吃,別出去就好。」

看著范統急忙重新整裝,那爾西坐在椅子上看著范統忙東忙西後,又再一次在她面前關上房門。

在聖西羅宮不是應該很習慣嗎?自己獨自一人在房間改公文什麼的,為什麼范統就在不說明任何原因下跑出去,看到房門關上的那一霎那,他也希望他能夠也出去,正大光明的與范統一起走出去,而不是躲在充滿范統味道的房間。

原本以為可以試著從范統身上感覺到與人近距離相處,到頭來他還是只能在房間內與書相處,結果還是不能出去。

 

-----------------------------------------------------------------------------------------

大家好久不見

真的是好久不見QWQ"請容小女子說聲sorry

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年級越高越少時間寫文,最後是呈現廢人狀態!!!(((你檢討#

經過寒假兩個禮拜怠惰,決定至少要把范統搞上床!!!(((言詞注意#

不過可能是太久沒有寫文了,自己覺得寫得不好,這篇跟上篇#5其實有做修改過,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

最後想說,過完這寒假我大概又不會寫文了,因為我要去醫院展開六個月的實習了,要寫文要等到八月下旬才能繼續填坑了QWQ  (((本人是護理系學生

先謝謝大家願意看我的文喔((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莫
  • 我很期待後續喔!
    請加油 別棄坑喔!^^
  • 哈哈哈,好的,我不會棄坑的XD

    醉醉 於 2013/11/27 23:53 回覆

  • 狄侖
  • 期待下一篇,請加油,等著#7
  • 謝謝你願意等這麼久來看我的文!
    我會努力把文填完的~

    醉醉 於 2013/11/27 2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