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沉月之鑰

CP:暉、那、范

注意:(土下座

 

 

 

 

 

 

 

 

 

 

呼呼。

好險要忘記去找暉侍。

范統一離開444號房門,幾乎是用狂奔的速度離開宿舍,要說他害怕與那爾西相處,不如說他不知道怎麼跟他相處,好比說剛剛沉默時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開口,要說國事嗎?但是他對於國事根本不熟悉,說說個別的近況?自己的生活似乎沒有什麼好說的,那爾西大概除了被月退放鴿子改公文外,應該就沒有別的事情。

難道要說說,欸你知道你哥從我身體裡出來,你要不要與他相見歡?

……

……

怎麼說怎麼怪!

所以,他只好很俗辣的先離開了。

把一國王子隨隨便便丟在房間內不知道會不會引發兩國戰爭啊啊啊!

但除了這件事情,還有更可怕的事情在後頭啊!

目光死的看著前方的新手村,范統站在那邊就有如在面對魔王一般,開始覺得老天爺是不是開玩笑,該不會他一踏進去搞不好根本沒有人,其實一切都是假的!

「捏捏,你看那邊有個怪人。」

站在新手村前太久的結果就是被兩個女生說是奇怪人士。

我才不是什麼怪人,這裡我要說一聲,我姓范名統,徵求女友條件已經沒有什麼限制了……乾,我認真個什麼勁……

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腳步,踏進新手村,然後站在第三排十四號房。

敲、不敲、敲、不敲、敲、不敲……

我好想選擇後者啊!!!早知道是暉侍我就不接這工作了!!!

「叩叩。」

結果還是敲了,這果然是我的宿命嗎?

等待屋內的人過來開門,卻發現屋內根本沒有任何動靜。

嗯?還在睡覺嗎?不可能,暉侍平時都超早起床的,有時還為比我早起。

「叩叩。」

再一次敲了敲門,結果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不、會、吧!

范統立刻握住門把,發現居然是開的,這種時候只有兩種可能在。

一、他真的睡死了,連續敲門他都沒聽到。

二、他、逃、走、了!

會發生狀況一的機率大概就跟他能交到女朋友一樣,簡單來說越是期待會發生越會受傷害,不過他寧可受傷害,一點也不希望狀況二發生!

一衝進去,沒人。

揭開棉被,空的。

打開廁所,有使用過的痕跡。

最後范統帶著已經是絕望的心坐在床邊。

我究竟是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為什麼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變態,然後把別人的話當耳邊風自顧自的去大肆搞破壞呢?

不,就算我待在這裡也沒有用,還是趁災害降低前先把暉侍找出來再說。

起身準備離開到處找找暉侍在哪裡時,經過桌子旁邊意外的發現一張紙條。

【我出去跟鄰居交流感情了,不要太想我喔。】

鬼才會去想你!

范統在看完的第一秒,瞬間抓起桌上的紙條然後將之揉爆,狠狠丟在地上順便用腳踩過洩恨。

拜託,誰都好,我不想再去面對這種殘酷現實。

明明就說不要到處亂跑,自己應該知道自己是暉侍吧?頂著這張臉出去根本是引人注目的行為啊,要是被像米重這種嚴重八卦人士發現,這就會變成很可怕的事情啊!

啊啊啊,不管了,先把人抓回來再說,說不定暉侍沒有走很遠,還沒碰到像米重這樣的八卦人士,趁事情鬧大之前把人抓回來。

與其坐在這裡一直想,范統決定起身把在外頭到處亂晃,說什麼與鄰居交流感情的人抓回屋內來。

 

……

………

「啊!范統,你來啦,吃過飯了嗎?」

後來,范統確實找到說出去交流感情的人,那個人還真的是去交流感情,而且一點都不需要別人擔心,因為那人還好好的跟人一起吃飯!

「你跑去哪裡了!」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不過這樣還是沒辦法解除范統發火的情緒。

「欸欸欸,我不是有留紙條說我去跟鄰居交流感情嗎?范統你幹嘛這麼生氣啊?」

因為某人完全把自己的生死置身於事外,別人那麼緊張,那個人居然還有閒情逸致跟別人吃飯。

「哎呀,小哥,這個是教你新生居民生活的指導嗎?怎麼是個毛頭小子啊,哈哈哈。」

「留大哥別這樣,范統他人很好的。」

「小子小子,你要不要一起坐下來吃飯,看你那麼喘,一定跑不少路。」

「對啊對啊,反正我們也有多拿一份,反正這裡的食物都不用錢,不拿白不拿,哈哈哈。」

「范統快坐下來吃飯吧。」

坐在暉侍一旁的大叔們也開心招呼范統坐下來一起吃,只可惜後者完全沒有心思想要跟他們一起吃飯的意思。

……

我該吐槽什麼?好像什麼都不能吐槽,紙條上面是真的寫出去交流感情,但是,他媽的交流感情個屁!!!我擔心個毛!!!

「不了,你慢慢吃,我先回去等你。」

就算心中怒吼千百萬遍,但要真正罵出口已經無力的范統,對暉侍擺擺手表示自己先回去,然後轉身離開一群看起來很歡樂的新生居民。

「欸欸,范統你不要走啊,你不是很愛吃嗎……」

想要挽回范統,但發現後者根本不理他,反而越走越遠,好像聽不見他的聲音,最後當范統消失在轉角後,暉侍心中有種捨不得又有種想要追上去的想法。

「小子啊,我看你的指導似乎很落寞,怎麼了啊,不過是吃個飯,有必要這樣嗎?」

在後頭看到一切的新生居民們,本來傻楞楞拿著伙食,最後留大哥第一個打破沉默。

「哎呀,留大哥別這樣說,范統不是這樣的人,其實他很熱於助人的。」

「是這樣嗎?」

「別想太多,或許他累了吧,吃飯吃飯。」

「我說,黑髮小子啊,別說的你很了解一樣,我看他那個樣子是已經失望才有的吧。」

「欸?」

說話是坐在留大哥旁邊的人,他又扒了一口飯後,在看暉侍一眼。

「我啊,再來這裡之前是被人害死的,那時候就想沒有人可以比得過我,自以為是的很,一點都沒有聽朋友的勸告,結果被人害死,那時候唯一來看我的只有我那名朋友,我就想,如果能聽他的話有多好。」

大哥語重心長地看著暉侍說,彷彿當時的情形歷歷在目,說完後只說一句「你自己想清楚」後,又低下頭繼續吃飯。

「哈哈哈,這位大哥說的沒錯,小子,飯以後還可以再吃,你要不要去看看他啊。」

隨著留大哥的附和,其他人也跟著要暉侍回去看看范統的情形,紛紛表示下次要再一起吃。

本身就很在意范統的情形,加上大家的支持,暉侍跟其他人道謝道別後,快步回到住處。

 

*************************************************

(躲起來

大家好久不見/////

對不起,讓我躲得那麼久QWQ我回來了~

謝謝大家的留言QQ

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其實我那時候有小哭一下,因為安慰到我的心靈啊~~~

今天是聖誕節,所以先祝大家聖誕節快樂OWO

呵呵,下一章會是暉侍場,自己重頭看到尾後,開始想要怎麼料理這三人了XD

要 1 by 1 還是 1 by 2 呢

節操掉滿地w

創作者介紹

身居深宅。已腐也!

醉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